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谁是普京入主克宫的秘密推手(下)

谁是普京入主克宫的秘密推手(下)

 
 
      普京进入克里姆林宫,俄罗斯政坛圈内有不同的解读。前叶利钦家族的主要财政支持者、俄罗斯寡头别列佐夫斯基(2013年3月23日死于伦敦寓所)生前透露,他和生意伙伴、原格鲁吉亚总统候选人、商界大亨帕塔尔卡茨什维利都曾经支持普京进入克里姆林宫。别列佐夫斯基说,帕塔尔卡茨什维利跟普京的私交不错,他为了让普京到克里姆林宫当官,曾给别列佐夫斯基打过电话,让他找鲍罗金给普京在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安排位置。
       再说,叶利钦时代,别列佐夫斯基和普京的关系,一直若即若离。普京自己曾坦言他和别列佐夫斯基的私交:“我和别列佐夫斯基算不上关系亲近的人。有时候,他给我打电话,说要见个面,我就想,见就见,没准能听到他什么高见。”可见,普京在处理和别列佐夫斯基的关系时,非常功利。
       别列佐夫斯基披露,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局长鲍罗金,给普京安排的职务本来是总务局下属的财务监察局局长。不过,当普京到总务局走马上任的时候,他的职务又被调整,当上了总务局副局长。普京在鲍罗金的手下干了半年多,1997年3月7日,推荐普京进入克里姆林宫的丘拜斯高升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因此,普京的工作也有了调整,他调任总统办公厅监察总局局长,他就是在这个职位上,进入了总统叶利钦和总统办公厅主任尤马舍夫的视线。
       何让叶利钦和尤马舍夫刮目相看的?外界曾对此猜测纷纷,多有不实之词。话说1996年8月,普京受命到克里姆林宫上任,恩师萨博恰克竞选市长败北,独自留在圣彼得堡黯然伤神。1997年11月,萨博恰克因为卷入刑事案件,面临逮捕和起诉。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已经在总统办公厅任职的普京,上演了一幕拯救恩师的壮举。他为萨博恰克悄悄搞到一架芬兰航空公司的飞机,成功协助萨博恰克逃到境外,还找人支付了全部费用,使得萨博恰克避于牢狱之灾。
       萨博恰克的遗孀纳鲁索娃回忆说,在这件事上,普京既表现出了对恩师的一片深情,也展现出苏联克格勃干部力挽狂澜的职业精神。叶利钦由此也对普京另眼相看,暗地里对他的为人肃然起敬。叶利钦暗自思忖,如此重情重义之人,当委以重任。
       别列佐夫斯基说,那时,总统办公厅主任尤马舍夫也看上了普京。他亲自批准晋升普京为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负责处理莫斯科与俄罗斯各地区的关系,尤马舍夫认为,这是一份很棘手的工作,他要测试一下普京的能力。
       那时恰逢苏联解体不久,俄罗斯上上下下一片混乱,一些地方政府机构抗拒中央政府,鼓吹独立,拒不交税。鞑靼共和国甚至要废除俄语,抗拒政府征兵。有些地区激进的改革派智囊,甚至提出了解散俄罗斯联邦的政治主张。但普京在这个位置上就呆了两个月,在他正要大干一场的时候,他被叶利钦调走了,出任俄罗斯安全局局长。
       叶利钦在他的最后一本书《总统手记》里面说,他在任命普京为总理的时候,就知道未来的俄罗斯总统,非普京莫属。显然,叶利钦这是在说谎。据叶利钦最信任的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后来回忆说,当时,叶利钦认为,他最可靠的接班人是斯捷帕申,而不是普京。但是,就在斯捷帕申成为接班人的呼声日高的时候,叶利钦发现了斯捷帕申的致命伤。
       那时,斯捷帕申以为自己成为叶利钦继承人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便开始以未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四处活动。他开始与久加诺夫的俄共、卢日科夫的莫斯科集团、丘拜斯的改革派等各方政治势力大搞妥协,甚至与车臣恐怖分子讨价还价,这令叶利钦极为不满。1999年6月,叶利钦决定撤换接班人。
       其实,叶利钦撤掉斯捷帕申,心中也没有别的人选,别列佐夫斯基透露,叶利钦把俄罗斯各州州长以及当时风头正健的卢日科夫和鞑靼斯坦共和国总统沙米耶夫都想了一遍,还是觉得不妥。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当时的总统办公厅主任沃罗申以及前任总统办公厅主任尤马舍夫和寡头别列佐夫斯基三人举荐普京,希望普京成为叶利钦的接班人。这个建议只有丘拜斯反对。但是,叶利钦对斯捷帕申很有感情,他一直拖到1999年7月,才秘密作出决定:放弃斯捷帕申,启用普京做接班人。
       别列佐夫斯基得知消息,立即飞往法国,将这一消息面告普京。那时,普京正带着全家在比亚里茨度假胜地(苏联时期克格勃高级官员和家属的秘密疗养地)度假。别列佐夫斯基兴冲冲地见到普京,急不可耐地把叶利钦的历史性决定告诉了他。普京听罢,一脸淡定地说:“我服从俄罗斯总统的决定。”不久,丘拜斯也匆匆跑去法国见普京,劝告他放弃做叶利钦的接班人,普京依旧一脸淡定地回答他说:“我服从俄罗斯总统的决定。”
推荐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