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普京的标准像

普京的标准像

     
 
        俄罗斯很奇特,它有自己的爱国主义传统,这种传统,通过百姓对领袖的热爱表达出来。所以,俄罗斯历来鼓吹领袖至上论,所谓领袖至上,就是国家和百姓对领袖人物的威望,进行制度性、神话般地塑造。
       苏联时期的领袖至上,我们记忆犹新,尤其是1930年代,苏联兴起的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它将苏联推向冷酷的极权主义时代。斯大林死后,虽然苏联开展了消除斯大林个人迷信的运动,但俄罗斯文化背景和苏联体制决定,它的领袖偶像化很难消除。即使到了苏联揭露斯大林个人崇拜的1960年代,著名作家肖洛霍夫还恋恋不舍地说:“斯大林确实搞个人崇拜,但他也张扬个性啊!”
       可见,俄罗斯的领袖偶像化根深蒂固。这让笔者想起普京第二次总统连任时,俄罗斯人把一幅斯大林军服威严的宣传画,篡改成“普京大元帅”,意在警告俄罗斯现在个人崇拜抬头。可见俄罗斯人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
       2005年,俄罗斯政治和文化界对普京偶像化推波助澜的意图逐渐显现,就连那时俄罗斯总统办公厅背景的青年社团“我们的人”也承认,俄罗斯确实存在对普京偶像化的倾向。法国《财经时报》直截了当地说,2000年之后,俄罗斯传媒公开怂恿和鼓动俄罗斯制造对普京的个人崇拜。
       2007年至2008年,莫斯科《商人-权力》杂志,曾连续两年评选出俄罗斯名人“最佳献媚普京语录”,现摘译几段如下:
       “普京可能有错吗?”(弗拉基米尔•丘罗夫,前俄罗斯联邦总统选举委员会主席)
       “普京无敌手,假使有,也都是一帮神经病。普京无所不在,普京就是一切,普京是绝对的,普京不可替代。”(亚历山大•杜金,俄罗斯哲学、政治学博士)
       “电影界的一切成绩都离不开普京。”(菲德尔•邦达尔丘克,俄罗斯当代著名电影导演)
       “普京就是我们的一切!”(柳波芙•斯里斯卡,俄罗斯著名政治家、国务活动家、历史学博士)
       “对社会而言,普京个人要比国家高等院校更重要。”(谢尔盖•马尔科夫,国家杜马议员、莫斯科大学和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主任、俄罗斯政治研究所所长)
       “您的民主主义无疆无界!”(瓦连金娜•马特维延科,前圣彼得堡市市长、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
       “普京啊,您降生了,这太好啦!”(丹尼尔•格拉宁,俄罗斯著名作家)
       “亲爱的普京,我还记得您驾驶米格飞机的瞬间。我当时觉得,这就是改革迅猛异常的象征。”(伊戈尔•沙德汉,电影导演、普京题材电影编剧)
       “政治学家们!请发展国家思想的基础吧,那就是——普京思想、契卡大国主义思想!”(选自“亚热带俄罗斯”党12个口号之一)
       今年3月,乌克兰危机爆发,普京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俄罗斯版图,此举刺激了俄罗斯爱国主义情绪,全国上下崇拜普京日甚。俄罗斯维斯塔国际中心调查显示,今年3月至6月,普京支持率上升最快。
       今年1月,普京的支持率为60.6%,到乌克兰危机高峰时的3月,窜升至82.3%。如此大幅度的上扬,唯有苏维埃时代的领袖能与之堪比。俄罗斯哲学家、政治学者卡拉-穆扎也同意笔者的观点,认为俄罗斯当今的个人崇拜,与苏联一样,其目是让国民完全服从于国家和领袖,让国民将享受的福利视作赏赐的恩典,永怀感恩之情。
       俄罗斯对普京的崇拜热,也是文化和制度的产物。2000年,我去过俄罗斯中央和地方的一些政府机构,发现几乎所有办公室都挂普京像。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莫斯科市政府办公室,市长顾问切特维尔尼科夫指着普京画像说:“这里从前曾经悬挂过列宁、斯大林和勃列日涅夫的画像,也悬挂过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现在我们挂普京的。”我后来逐渐得知,俄罗斯联邦政府任何行政机构,都悬挂普京的标准像,却不一定非挂国旗或者国徽。
       2000年前后,俄罗斯知识界就公开批评说,俄罗斯若将购置和悬挂普京像合法化,国家或将陷入苏联时期个人崇拜的危机。他们说,领导人标准像不是国家符号,普京画像再漂亮,也不能取代俄罗斯国旗和国徽。
       2000年5月,我在莫斯科市中心阿尔巴特街书店闲逛,那时恰逢普京总统宣誓就任,书店里的各种普京画像琳琅满目。2004年至2005年期间,俄罗斯又出版了印有普京和俄罗斯大小政要头像的扑克牌。2011年,我再度造访阿尔巴特街书店时,除了普京画像以外,书店还在销售精美的普京画册《普京照片集锦》。此书不仅印制精美,而且还附带两张光盘,收集了普京2000年至2008年当选总统期间的演讲视频。
       普京画像膜拜,我们可以在苏俄时期上找到历史根源。学者张捷在《斯大林与个人崇拜》一文中指出,苏联“大约从三十年代起,国家机关的办公室挂起了斯大林的像,节日的游行队伍里人们开始高举他的画像。在各种集会上,宣读给斯大林的致敬信和发表各种祝词逐渐成为惯例。当然在这些场合也可看到其他领导人的画像和听到对他们表示敬意的言辞,但是斯大林的画像占有一个十分突出的位置”。
       过去十多年,我在俄罗斯的公共场所,仅看到过几次,将叶利钦和普京画像并排悬挂的场景。这里面原因一定很多,要么,普京觉得突出个人,时机尚不成熟,要么,就是担心被指搞个人崇拜,所以,不便大张旗鼓地搞并列悬挂的把戏。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