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德国闺蜜眼中的普京前妻

德国闺蜜眼中的普京前妻

 
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普京前妻柳德米拉是个矜持的女人,外貌冷峻,下巴微翘,目光犀利,公共场合面带微笑,穿衣喜欢灰白色系的时装,最爱镶有闪亮金属的装饰衣服。她的发型永远都是短款,这不禁使人想起了叶利钦总统的小儿女塔季扬娜,她最爱陪着爸爸四处抛头露面的。
德国女友碧祺在书中对柳德米拉有如下描写:“她有着天赐的外貌和仪态,面庞姣好,鼻子精致甚至扁平,那张嘴很具表现力,稍大的下唇给她平添了魅力。高傲的仪态透露出矜持,蓝宝石一般眼睛,似乎跟人讲话的时候,随时都会闭上。”柳德米拉的性格,算不上孤僻,但确实有点矜持。她为人处世虽有点胆怯,却也很不一般。碧祺了解柳德米拉,说她爱穿舍乃尔牌子的外套,喜欢到裁缝店定做服装,对时尚杂志推荐的新潮服饰不屑一顾。柳德米拉说:“我不看模特穿什么,我看女朋友穿什么,我就买什么。我喜欢特别的、有风格的和独创的服装。”柳德米拉自己选料子,然后看料裁衣,她这方面她很专业,她说:“我一摸料子就知道能裁什么衣服。”
除了个别事件外,俄罗斯媒体对柳德米拉的报导,总体来说还算是正面的。柳德米拉留给国民的印象,是个持家主内的媳妇和富于自我牺牲的母亲,是个不爱抛头露面的女人。柳德米拉对普京的生活细节守口如瓶,这是克格勃侦查员和国家领导人家属接受保密教育的结果。除需要和经过允许的,她只对传媒说一些有助于丈夫工作的冠冕堂皇的话,一般人从她的嘴里掏不出什么东西来。柳德米拉的性格也有极刚强的一面,比如她遭遇车祸后,历经两次脊椎大手术,可谓大难不死。她咬着牙,用了整整3年才走出痛苦。
柳德米拉和普京夫妻关系的最好时期,是90年代后半期至普京当选第一届总统之前。碧祺说,柳德米拉所面对的丈夫普京,是个很强势的男人。碧祺在她书中有一段柳德米拉描述其丈夫的话:“普京的样子很难形容,特别是鼻子。他个子矮小,长着浅色的头发,但又不蓬松。普京经常挑起争端,而且总是最后的胜利者,尽管我有时认为他确实不对。那些本来想坚持己见的人都让着他,甚至不愿意因此成为他的敌人。可是他并不感念别人,因为他从不回头,只向前走。”
柳德米在家里拉并不反对开玩笑。但她承认,她只懂得一些简单的大众幽默,普京有时候在家讲冷笑话,她就犯傻了。普京下班晚,每天夜里11点半或者12点才到家。柳德米拉就劝他要善于工作和善于生活,普京有时候会接受一点点。柳德米拉和女儿们,都知道普京工作太多回家晚,所以,谁晚上想跟他说话,谁就坐在餐厅的桌子旁边等他,他回来以后,再一边喝咖啡一边说话。
普京一忙,家里两个孩子的教育就成了柳德米拉事情,好在普京干涉不多,有时和柳德米拉还可以保持一致。柳德米拉在教育方面有点独创,比如,她不认为家长和孩子会成为朋友,因为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友谊不纯粹,也不不公平。家长有权力随时改变友谊规则,而孩子却不行。因此,家长要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因为父母是家庭关系的缔造者。
1998年,柳德米拉已与碧祺道别,她哽咽着,伤心的泪水像决堤的海一般倾泻。然而,多年之后,碧祺出版了《诱人的友情》一书,柳德米却大骂她的闺蜜,说她的书充满了对她本人的杜撰和编造。不过,柳德米拉哪能预料,仅仅过了几年,她就迎来了真正的伤心之海,汹涌的波涛彻底吞没了她和她家庭。
 
2009年春季,莫斯科媒体开始热炒一条新闻,说柳德米拉很久不公开露面,有媒体甚至说,她失踪了。老百姓最后一次见到她,是2008年12月,在莫斯科和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谢二世的葬礼上。
我们可以从2007年盘整一下柳德米拉的行踪。1月,柳德米拉出席巴黎国际展览。2月,到加里宁格勒参加活动。3月,她和普京一起访问意大利罗马。4月,柳德米拉在克里姆林宫接见捷克总统夫人。5月,她参加西班牙国际会议,以及波兰之家在圣彼得堡的落成仪式,还与普京一起访问维也纳。6月,在莫斯科苏联红军剧院参加儿童节开幕式,到德国参加G8峰会。8月,她在休养地索契接见俄罗斯教师。9月,柳德米拉访问保加利亚俄语中心。10月,她参加莫斯科马涅什广场的国际儿童图书馆节。12月,她与普京参加杜马选举,之后又与普京在“耶尔马克”餐厅就餐。
2008年2月,柳德米拉参加心理教育家研讨会开幕式。当月,普京破例在一次公开场合评论妻子,说柳德米拉对他当选总理不太高兴,还批评他“根本没有时间过家庭生活”。普京说,柳德米拉为此还哭过。3月2日,柳德米拉和普京一起参加总统选举投票。他们还一起观赏话剧《聪明误》(Горе от ума)。4月,普京在总统官邸接见小布什夫妇,柳德米拉突然意外缺席。
2008年4月,莫斯科还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即《莫斯科记者报》(Московский корреспондент)刊登消息,说普京要与柳德米拉离婚,准备迎娶美貌的俄罗斯体操皇后卡巴耶娃(Алина Кабаева)。普京气急败坏地关闭了那家报社,随后他出访意大利的时候,当着各国记者的面辟谣。而后,普京和柳德米拉继续一起出镜,他们参加了复活节祈祷仪式。5月,他们又一起参加了梅德韦杰夫总统就职典礼。6月,普京夫妇还与梅德韦杰夫总统夫妇共进晚餐。
从2008年6月至2009年6月,柳德米拉陪同普京在公共场合共同露面仅两次,第一次,即我们前面所说的,2008年12月,在莫斯科和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谢二世的葬礼上。第二次,是出席2009年2月新任大牧首基里尔的加冕礼。按照俄罗斯传统,这两次露面对柳德米拉来说,都是无论任何理由都无法缺位的公众露面,但是,这与他们夫妻俩往年共同露面达80余次的记录相比,反差实在太大。当然在此期间,她也单独参加过两次社会活动,一次是2008年11月参加莫斯科俄语论坛,还有一次,是2009年3月参加高尔基文学奖颁奖仪式。
2010年10月,俄罗斯举行人口普查,普京趁此机会回击风言风语,他准许俄罗斯电视台,跟拍人口普查员进入他的新奥卡列沃总统官邸家访的过程。那日,普京和柳德米拉是一年零八个月之后,第一次在媒体曝光。他们俩共同接受了普查员的问话,普京和柳德米拉都承认夫妇关系。不过细心的观众还是发现,普京和柳德米拉的手上结婚戒指已经不见。仔细揣摩这段11分钟的视频,细心人会发现,普京接受问询时,柳德米拉的身体一直朝他那边倾斜,普京却没正眼看她一眼,难怪有人说,他们夫妻那天的表现,不像结婚27年的配偶。
普京试图通过与柳德米拉的露面,终结社会上流传的绯闻,借鉴一下当年身处窘境的克林顿的经验,把婚姻大旗扛到2012年新一任总统大选再说。1992年,美国总统克林顿与莱温斯基有染而受到指摘,他为了辟谣,坚持让希拉里与他一同接受电视采访,夫妻俩在镜头前面手拉手,做出捍卫婚姻抵制绯闻的姿态。
从普京和柳德米拉2009年的表现看,当年家庭已经崩溃的可能性很大,难怪莫斯科盛传那时普京已与柳德米拉离婚,并和体操女皇卡巴耶娃结婚,且育有一子。不管碧祺的故事真实性有多大,柳德米拉90年代末与普京在情感上出现裂痕,是不争的事实。2000年,普京登上总统宝座,是他们夫妻关系崩溃的开端。当年,普京造访车臣时,有一段谈话提及妻子,他竟然大庭广众之下说柳德米拉“老缠着他”,众人听罢,惊讶不已。此后,普京类似话语不断。2001年,普京总统在加里宁格勒接见丹麦大使,事前通知对方普京携柳德米拉参加,会见时只有普京一人前来。2002年,波兰政治报(Polityka)报道,普京将携柳德米拉访问英国伦敦,临行时,柳德米拉突然变卦,不拟前往,俄方竟然没有通知英方,害得伊利莎白二世、布雷尔首相夫人还有英国工党领袖的遗孀们白等一场,男爵夫人古伊尔摩尔西丽,精挑细选的帽子也没有派上用场,皇室们私下里议论说,普京和柳德米拉感情不和。
此后不久,俄罗斯流传一种猜测,说柳德米拉经不起失败婚姻的打击,远遁红尘,当了出家人,到普斯科夫女修道院当院长去了。俄罗斯东正教普斯科夫教区一听,赶紧出面辟谣。官方也说,柳德米拉确实是个东正教教徒,她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就是普从耶路撒冷带给她十字架金项链,那时,普京还在耶稣的棺椁旁边,请神父为项链做了圣化。此外,柳德米拉的朋友圈子里确实有修女,就像普京的朋友圈子里,也有个名叫吉洪的修士一样。所以,猜测也非空穴来风。
传言说柳德米拉出家当了修女,是2010年9月初的事情。柳德米拉出家的那所修道院,名叫圣伊丽莎白修道院(Свято-Елеазаровский монастырь),距普斯科夫市不远。上面说,俄罗斯东正教普斯科夫教区就柳德米拉出家一事出面辟谣,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意思未表,那就是,东正教莫斯科宗主教区的辟谣声明,并不直接涉及柳德米拉是否削发为尼,而是说,圣伊丽莎白修道院院长去世,传说说柳德米拉要去做院长,纯属子虚乌有。因为,她是世俗之人,即使落发为修女,也不能当修道院院长,其中还有神职等级和修炼程度等很多复杂的教规问题。修道院所在地普斯科夫大鲁克斯克教区的最高首领叶夫谢维说:“传闻纯粹胡扯,柳德米拉根本没有剃度,一位世俗人士,怎可能出任修道院院长?圣伊丽莎白修道院院长,确实不久之前安息主怀,修道院院没有了领导,但是莫斯科总主教区会另有安排。”
俄罗斯网站(Фонтанка.ру)详细报导了柳德米拉投资修缮圣伊丽莎白修道院的情况。确实有人在修道院里看见了柳德米拉。目击者说,她2010年6月参加了修道院院长伊丽莎白的葬礼,而且在修道院住了数个星期,甚至数月。人们看得出柳德米拉对修道院的情感非同一般,俄罗斯教会也相当重视这所修道院,先后拨出4800万卢布(折合约160万美元)重建修道院两处永久性建筑——祈祷堂和客房。这项工程由普斯科夫州州长土尔恰克(Андрей Турчак)监督实施。一般来说,修道院对客房大兴土木,意味着将有高层人士常驻于此,会不会是柳德米拉呢?
俄罗斯教会还斥资4500万卢布(折合约150万美元),重修普斯科夫克里姆林宫钟楼。教会内部人士说,即使在莫斯科的教堂或者修道院,也很难一次得到如此丰厚的修缮基金,更别说普斯科夫这样的穷乡僻壤了。何况,重金修缮修道院的一事,就发生在俄罗斯盛传得柳德米拉削发为修女的前1个半月和大牧首访问该修道院前2个星期。还有一件事更不可思议,去过圣伊丽莎白修道院的人说,他们在院内柳德米拉居住的修道小屋门口看见,那里悬挂的竟然不是耶稣或者玛利亚的圣像,而是普京的画像。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