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黑龙江出海口:俄国如何把握远东经济命脉

黑龙江出海口:俄国如何把握远东经济命脉

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他为俄国打通黑龙江出海口
 
 
    不少历史书上说,自中俄签订《尼布楚议界条约》之后,两国在长达200年里相安无事,其实不然。实际上,俄国在签署尼布楚条约后,一直觊觎黑龙江出海口、太平洋滨海地区直到楚科奇(欧亚大陆的最东北端的半岛)等待议地区。欧洲列强从19世纪初开始掌控世界,沙俄刻意学习效仿,遂将领土扩张,贸易国际化及对华关系,列为国家东方拓展战略的重点,一面伺机对华重启土地谈判,一面希望,染指黑龙江出海口和库页岛,拿下中国的内河——黑龙江的航行权。
    1805年5月上旬,沙皇命参议院戈洛夫金伯爵,率使百人团前往北京,拟与嘉庆洽谈俄中边界遗留问题,即乌第河流域土地的归属权,俄国商人在中国的贸易权,以及俄国船只在黑龙江的航行权等问题。但遗憾的是,俄国使团尚未进京,中国当地官员便与其在库伦,为了觐见中国皇帝的“三叩九拜”礼仪发生了争执,嘉庆皇帝竟然将俄方使团轰出了国境。
    此后半个世纪,尽管中俄官方鲜有往来,两国边境却也相对平静。双方加强了边境管理,两国边民友好往来,边防军互赠礼品和食物,中方甚至允许哥萨克士兵到中国内河来钓鱼。1806年6月,中国北方大灾,俄国还向中国出售粮食协助赈灾。1807年8月30日,俄方还要请中国军民参加沙皇的命名日联欢。但是,双方并未因此达成信任,而是戒心重重,这期间,从俄方外交部高层官员之间的通信,看得出他们对华明显持谨慎态度,有时甚至露出敌意。清军边防长官在给朝廷的奏折中,也表明清军时刻采取秘密措施,谨防俄国军队的突袭。
    1842年8月,中英签署《南京条约》,俄国人看到中国已是外强中干,英法等西方列强开始登陆远东,俄国人便坐不住了,他们希望与中国重开边界谈判,觉得向东方扩张的最佳时机已经来临。19世纪上半叶,俄国大批具有军事目的的科考队蜂拥而至远东,从各方面为将黑龙江划入俄国的版图寻找依据好和可能。
    早在1816年,伊尔库茨克省长科尔尼洛夫(Алексей Корнилов)就致函俄国外交部部长涅谢尔罗杰(Карл Нессельроде),他认为,俄中边界必须沿黑龙江而划。1849年1月,沙皇组建俄国远东考察委员会,派出海军大尉涅维尔斯科伊(Геннадий Невельской)考察鄂霍次克海和黑龙江出海口。涅维尔斯科伊竟然写报告中说,中国领土库页岛是无主土地,黑龙江出海口跟中国毫无关系。1850年6月29日,涅维尔斯科伊在黑龙江北岸修建多个军事哨位,7月,他又在黑龙江出海口不远处修建军用码头,后扩建成军港,取名尼古拉耶夫港,即今黑龙江上的尼古拉耶夫港。那年,涅维尔斯科伊等到港口刚刚竣工,便立即升俄罗斯海军军旗,宣布此港属于俄国,那时他身边总共只有10俄国人。
    最拥护涅维尔斯科伊的,莫属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Николай Муравьев),他走马上任那一年才38岁,是俄军中的鹰派,力主对华强硬外交,提出俄国应一方面立即以武力驱逐远东的西方列强,一方面迅速占领黑龙江出海口,若中国反对,则不惜一战。那时他他的纳粹主义口号“哪里升起俄国旗帜,那里就是俄国领土”在俄国朝野很有市场。督穆拉维约夫的战略,即谁占了黑龙江出海口,谁便拿下了西伯利亚和贝加尔湖地区;谁获得了黑龙江出海口,谁便控制了西伯利亚和远东的经济命脉。
    不久,穆拉维约夫全面接管黑龙江出海口考察队。1851年2月17日,为了掩盖俄国蚕食中国领土的罪行,他代表俄方函告清廷理藩院,准备与清廷举行谈判,表面上,是希望共同商讨保卫黑龙江出海口和库页岛,免遭外国列强侵略的措施,实际上,他在信中暗示清廷解决尼布楚条约的待议地区问题。他还假惺惺地说,黑龙江出海口和库页岛若被外国列强占领,有损俄中两国的共同利益;外国船舶进入黑龙江航行,有损中国主权。
    穆拉维约夫等来等去,不见北京理藩院理回信,便启奏沙皇恩准,开始加强远东防御,积极备战。他一面将西伯利亚舰队总部,从鄂霍次克调往楚科奇,一面组建后贝加尔哥萨克部队,并于1853年年中,在黑龙江和滨海地区修建了5座俄罗斯军港,还在库页岛修建了2座。翌年,穆拉维约夫又以“保卫黑龙江出海口、楚科奇和俄国太平洋沿岸安全”为由,向沙皇申请兵援500人,投入新建的西伯利亚舰队,还派遣1个哥萨克分队,携4门山炮进驻黑龙江地区。他还以防御为名,请求在1854年夏天,派出2个营和几百人组成的哥萨克骑兵,携带火炮,乘船沿黑龙江顺流而下,以便从黑龙江江岸和鞑靼海峡,驱逐来犯之敌。之后,穆拉维约夫的部队,再从鄂霍次克海直抵太平洋,将敌人从楚科奇的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港驱逐出境。
    1854年4月14日,穆拉维约夫又派人给北京理藩院送信,告知他奉沙皇之命,取道黑龙江,前往太平洋,为了抵御西方列强占领两国滨海地区而战。5月14日,他不等中国的答复,便下令其远征队起锚出发,当时他拥有兵力千余人,船队包括“额尔古纳”号轮船、5艘小艇、4艘棱形舢板、18艘大舢板、13艘驳船、8艘平底船和29只木筏。其远征军作战人员多达千人,作战物资和充足的枪支弹药。船队进入黑龙江后,穆拉维约夫带领俄方全体将士,向在雅克萨之战中被中国军队消灭的俄军默哀。6月9日,俄军船队进入中国瑷珲城辖区,遭遇中方拦截,穆拉维约夫派人,将给理藩院的信函副本,送交瑷珲副都统胡逊布,提出借道黑龙江出海,胡逊布登船阻拦,言辞决绝了俄国人。穆拉维约夫傲慢十足,他一面暗示手下,准备向中国军队开火,一面下令船队强行通过瑷珲水域。胡逊布因未接到北京任何旨意,除了口头警告和劝阻,不敢做主,无所能为,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俄国军船,耀武扬威地开了过去。
    史书记载,除1854年6月9日,俄军船队强行通过黑龙江,1855年5月至1856年5月,俄军至少还有两次大规模船队强行通过,瑷珲的黑龙江副都统均登船劝阻,俄方均置若罔闻,边城官员均启奏朝廷,紫禁城接报后,也全无应策,很是令人费解。
    然而,俄国历史学家波波夫(Игорь Попов)却说,中方对待俄方船队通过黑龙江,态度很友善,官方非但没有阻拦,而且中国人还不计报酬地为俄军提供援助,如修船和喂马等,中俄两国军民还互换礼品。穆拉维约夫也将这些场面,都写信禀报了沙皇。这种截然相悖的历史记载,有何玄机?不过,中俄学者提供的史实,也有诸多一致之处:1857年春季,穆拉维约夫在中国领土上修建了15个哥萨克移民点。1858年夏天,他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地区,修建了35个俄国居民点,其中有6个在海兰泡,4个在乌苏里江,25个建在海兰泡和伯力之间,截止那时,黑龙江流域的俄国移民人数逾6000人,俄国兵力达千余人。至此,俄国完成了对中国黑龙江下游地区的实际控制,为逼迫中国签署新的边界条约创造了条件。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