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海兰泡大屠杀详解(下篇)

海兰泡大屠杀详解(下篇)

 
 
7月15日,海兰泡警察局局长,正式提议驱逐华人,将他们集中关押,另行处置,这个建议,得到了阿穆尔州总督格里勃斯基的支持,他还发布总督令,下令将华人执行隔离、押解,遣返至黑龙江另外一侧的决定。当日,俄国警察、哥萨克士兵和俄国志愿者奉命,逮捕了数以千计的华人,他们先被押解至海兰泡警局,由于警局空间狭窄,华人又被押解至10公里之外的村庄。当晚,被押解的华人,静悄悄地睡在一个没有栅栏的大院子里,他们没有喧哗,更没有反抗。
16日,天气炎热。目击者说,第一批被押解前往驱逐地的华人,大约3500-4000人(一说5000-6000人),在80名俄国新兵(没带枪支,只发了斧头)押解下,沿着坑坑洼洼的小路,前往黑龙江上游10公里处的上布拉戈维申斯克村集结,押解人员让大家加快脚步,领头的是海兰泡警察局副局长。不久,华人们就累得筋疲力尽,数十名妇孺老叟落在了后面。有些人为了轻装前进,脱掉了外衣,甩掉了装着细软的包袱。就这样,依旧有些人已经累得迈不开腿,于是,警察局副局长便命令新兵,将他们悉数用随身携带的斧头劈死,把财物被洗劫一空。事隔10个月,俄方事件调查者亲临实地,沿着那条通往上布拉戈维申斯克村的小路,前去了解事发真相,他们仍然在路边发现了,死难华侨所遗弃的夏装和冬衣,其中包括长袍和短衫,羊皮短外套以及中式布鞋等物品。人们还在路边发现了长辫子和头骨,骨头上还挂着脑浆和人体组织。另有其他人体骨骼也被人们发现。调查者确信,这些死者,就是被那些哥萨克新兵抢劫财物后杀死的掉队的华侨。
17日,上布拉戈维申斯克村的武装哥萨克,在其首领的率领下,与新兵一起将押来的华人驱赶至黑龙江边,挑选了几处,让华人渡江到对岸去。此处的黑龙江宽200多米,深4米,水急浪湍,几乎不能泅渡。更何况当时还刮着风,水借风势,波浪相逐。哥萨克开始将华人往江水里驱赶,下水的华人很快开始下沉,后面的人觉得恐惧,便停步不前。身后的哥萨克开始用马鞭抽打他们,接着那些手里有枪的哥萨克,就对中国人开了枪,目击者说,俄方参与对华人开枪的,除了哥萨克军人,还有村民、老人和青少年。第一次射击时间,长达半个小时,直到江岸上堆起了矮墙一样的尸体,俄国哥萨克首领才下令停止射击,老兵改用军刀继续杀,新兵就用斧子砍。
那时,活着的中国人在江岸哭泣起来,有的就跪在江岸上祈祷。后来枪声又密集地响了起来,原来哥萨克黑龙江骑兵团的一支部队,加入到俄国人屠杀的行列中来。开始,骑兵团长官还命令属下,每人只对华人开五枪,后来,他们就和从上布拉戈维申斯克村的武装哥萨克一样,一直打了下去,直到将随身携带的子弹全部打光。一些不愿死在刀劈斧砍之下的中国人,就跳进江里,想游向对岸,但大多溺毙在波涛里,最后,只有不到100人游到了对岸。个别哥萨克新兵,在屠杀过程中曾经手软,遭到军官的大声叱骂。
至此已经十分清楚,俄国人所谓强迫华人渡江,实际上是一场蓄谋屠杀。更有新兵后来对调查组人员坦承,他们一开始就受命用刀斧砍杀中国人,而不是驱赶他们过江。新兵雅科夫说,他们那个新兵组,执行驱逐华人任务的时候,一开始就用斧头砍杀。他在屠杀过程中,良心发现,亲手搭救了一个十一二岁的中国男孩,其母被俄国哥萨克杀死在江里,孩子的左手肘部和头部都受了伤。 
瑷珲副都统衙门笔帖式杨继功记述:“二十一日(公历七月十七日)午前十一钟时,遥望彼岸,俄驱无数华侨圈围江边,喧声震野。细瞥俄兵各持刀斧,东砍西劈,断尸粉骨,音震酸鼻,伤重者毙岸,伤轻者死江,未受伤者皆投水溺亡,骸骨漂溢,蔽满江洋”。
第二批被驱赶和屠杀的华人,他们是从海兰泡山,被驱赶至上布拉戈维申斯克村的,人数上,远不及第一批人多,俄方16人押送着84个华人。押送者再出发之前,请示警察局说,把中国人押送到位后如何处置?警察局心怀叵测地说:“到了目的地,你们自然就清楚该怎么做了。”等他们把华人押送到江边之后,才知道,原来处置方式,就是将中国人直接驱赶进黑龙江,然后直接开枪杀死。俄方事后所有调查结果显示,第二批被驱逐到黑龙江的华人,基本上被尽数屠杀了。
截止7月21日,俄方又将第三、四批华人,驱赶进了黑龙江之后,全部将他们杀死,两批人数大约176人。第三批华人里,有20人侥幸游过了黑龙江。第四批华人被押解到江边的时候,后面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俄国村民,他们一路尾随,捡拾中国人丢弃在路上的行李物品,他们为了抢夺物品,甚至还相互打架斗殴。第三、四批华人被押解到上布拉戈维申斯克村的时候,他们中有些人知道将被处死,便开始跪在地上,向俄国人求情,祈求不要杀死他们。还有一些中国人被推进黑龙江后,恳求俄国人不要杀死他们,那些游到对岸的中国人,甚至还找来木板和小舢板,希望搭救对岸已经被赶下河去的同伴,尽管那时,他们的同伴已经有一多半死在了江水里。
对华人的屠杀,从6月17开始,至21日结束,俄方现场实施的指挥官,一直都将屠杀行动的细节,向阿穆尔总督格里勃斯基做详尽的汇报。但是他们的报告,通篇都是谎言。例如,他们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我们认为,中国人在过江时有人员牺牲,部分中国人溺毙,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游到了自己一方。”在谈及中国人伤亡时,俄方执行官说,发生伤亡的原因,是因为中国人不听俄方的劝告,采取了极端错误的渡江措施所致。
海兰泡大屠杀发生之后,俄国进步知识分子纷纷予以谴责,如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Лев Толстой)就斥责阿穆尔边疆区政府的野蛮行径,是开历史的倒车和反文明、反人类之举。俄国法学家科尼(Анатолий Кони)也斥责沙皇尼古拉二世,面对阿穆尔州总督格里勃斯基杀死5000华人的暴行,充耳不闻,是典型的冷血皇帝。莫斯科《每日新闻》(Новости дня)在报道格里勃斯基调任波兰罗姆扎市总督的时候,也不忘抨击他,——“就是这个气宇轩昂的将军,1900年在海兰泡把中国数千平民驱赶进黑龙江淹死了。”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