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弃守黑河:中国军队何以不敌俄军?

弃守黑河:中国军队何以不敌俄军?

 
 
      1900年7月,沙俄制造了海兰泡惨案。《黑河史话》(祁学俊著,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里记载,面对沙俄军队的残暴行径,清军官兵义愤填膺。7月16日,数千清军在精奇里江地区,即瑷珲城和卡伦山之间,渡过黑龙江,登陆俄方一侧,逼近俄方1号哨卡,潜伏下来。
      7月17日拂晓,清军从瑷珲和俄方1号哨位之间渡江,突袭2号哨位。那时,俄方恰有一支百余人的民兵志愿部队,沿黑龙江下行前往2号哨位。他们随即遭到清军的伏击,民兵被突然袭击打晕,边打边撤。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俄方寡不敌众,向精奇里江方向退却,清军在后穷追不舍。
      根据俄方记载,那次战斗,清军突袭的枪声一响,有的俄国民兵惊恐万状,部队顿时乱作一团,有人临阵脱逃。但他们的情绪很快平静下来,一面整理部队,向精奇里江方向退却,一面抛弃辎重,只将枪支弹药和轻便火炮拖走。俄国民兵志愿部队在清理队伍时发现,在战斗中,他们的连长负伤,两位低级军官被击毙,还有一名哥萨克士兵失踪。而登陆袭击2号哨卡的清军,尽管打跑了俄军,烧掉了哨卡,可自身伤亡惨重,竟有1千余人战死。
      正当俄国民兵志愿部队准备返回海兰泡城时,阿穆尔哥萨克骑兵团团长别琴金上校奉命率1个步兵连赶到精奇里江,增援民兵志愿部队。两支俄国部队在精奇里江渡口汇合起来,开始与清军追兵交火。战斗中,清军逐渐不支,且战且退,大部分撤回到中国瑷珲一侧。
      7月18日,清军增援部队两次试图登陆,均被狙击于黑龙江中。20日,精奇里江地区被俄军完全控制,败阵的清军退回瑷珲,当地华人居民亦躲藏起来。阿穆尔哥萨克骑兵团击败清军后,并未急于进攻,而是转入加固海兰泡城防工事,并为渡江攻击瑷珲城做准备。
      7月20日当天,阿穆尔哥萨克部队少将格里勃斯基对哥萨克部队颁布命令,号召哥萨克各部队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击退清军的一切军事行动。他还在命令中张狂地叫嚣:“我们要让哥萨克的名字响彻满洲,成为中国百姓一场可怕的灾难!”
此后,哥萨克军队成为军事挑衅的罪魁祸首。史料显示,7月22日,72名哥萨克军人在炮兵连的掩护下,冲击中方边境,袭击中国哨所,杀死中国守军,点燃弹药库,抢夺枪支。28日,16名哥萨克士兵,袭击了一艘载着20名中国官兵的小船,哥萨克先用枪打,之后跳上船去,将未死的人全部砍头。
      后来得知,死者中包括义和团首领袁任(译音),他在当地被誉为“义和团之魂”,那天他前来边防的目的是准备与清军首领共商抗俄大计。从7月21日至28日,俄国哥萨克奉命破坏了黑龙江中方一侧的全部界桩。
      至7月底之前,俄国军队为发动总攻做好了准备,并在28日之前,完成了对中国黑河屯周边道路、沟谷极为周密的军事侦察。那时,黑龙江将军寿山组织东北军民抵抗俄国进犯,部署瑷珲副都统风翔防御北路,呼伦贝尔副都统伊兴阿驻守海拉尔防守西路,通肯副都统庆棋驻伊兰防备东路。镇守黑河屯的是瑷珲副都统风翔麾下的镇边新军右路统领崇昆山的3个营。
据《黑河史话》介绍,《瑷珲条约》签署后,中俄边贸开放,黑河屯住户增加到百余户。黑河屯除了鳞次栉比的百余间房舍,还有庙宇、衙门、商铺和电报局。7月30日,俄军扎波尔斯基大尉率领60人骑兵,半夜绕行进入黑河屯,侦察清军布防。返回后,扎波尔斯基立即向阿穆尔军区汇报说,清军的战壕主要修建在五道壑洛至小河黑一线,兵力驻扎主要分布在精奇里江河口对岸的小黑河,扼守梅尔甘至齐齐哈尔的通路。
      8月2日夜,俄军开始总攻,总指挥为苏波季奇少将,其作战意图是,俄军一部从瑷珲对岸渡江佯攻,主力由苏波季奇少将率领,从黑河屯上游对岸的上海兰泡偷渡过江。这样,俄军主力3日凌晨,从上海兰泡村强渡黑龙江,发起对中国黑河屯的包抄总攻。
      佩琴金指挥的哥萨克骑兵部队,凌晨1时过江,对黑河屯清军部署实施侦察,之后占领战斗地段的右翼。在海兰泡炮兵隔江火力掩护下,俄军包抄和正面佯攻部队全面展开,进攻总兵力达到14500人。
      驻守北路的黑河屯统领崇昆山带领三营清军,借助战壕,阻击俄军,战斗异常残酷,是夜清军阵亡七十余人。此后,中俄军队又在位于丘陵地带的小村夹龙山发生激战,俄军左翼为有火炮支援的步兵,右翼为哥萨克骑兵团。激战不多时,清军便火力衰竭,放弃阵地,开始退却,火炮和弹药也被俄军缴获。
      8月3日上午7时许,清军五百多士兵携两门火炮,与一支骑兵小部队向五道壑洛行进,试图阻止从上海兰泡村强渡过来的俄军主力。就在这时,海兰泡俄军隔江炮轰清军阵地,偷渡而来的俄军也摆出战斗队形猛攻清军。清军陷于被动,激战4小时后,清军逐渐不支,被迫放弃阵地,退却瑷珲城,大黑河屯就此沦陷。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