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话说美国间谍之父

话说美国间谍之父

 
内森•黑尔(Nathan Hale,1755-1776年)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他参加了北美大陆军。1776年9月,他深入敌后获取情报时,经验不足,不幸被捕,后被英军宪兵绞杀,成为美国最早为国捐躯的军事间谍,黑尔的事迹在世界间谍史上广为流传。
黑尔1755年生于康涅狄格州考文垂一个农场主家庭,他天资聪颖,13岁(1768年)便考入耶鲁大学,1773年,他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名中学教师。黑尔在独立战争爆发后,参加了大陆军民兵组织,被授予中尉军衔。1776年,他晋升上尉,尽管他所属的部队参与了波士顿被围之战,但是,由于他参加秘密情报的缘故,他本人在这场战斗中没有任何记载。那时,英军倚仗优良的装备,庞大的军队,在战争中节节胜利,他们夺长岛,占纽约,美国大陆军的民兵,人数只有英军的十分之一,武器原始,且缺乏战斗经验,因此他们的处境频频告危。
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1775–1783),落后的北美军内,根本没有专业的情报人员,所谓军事情报只靠志愿者、同情者顺便提供。华盛顿将军作为北美军队的统帅,刚开始指挥大陆军的时候,手下并无情报部队,但是知道,若想对抗英军这样超级强大的军队,不能强攻,只能智取,打情报战,是智取的最佳手段。那时,华盛顿开始建立准情报网,他通过无数“线人”为北美大陆军服务,线人中不乏有理想的年轻人,他们不仅效忠华盛顿,而且敢于拼搏,愿意为独立和自由献身,后来就是由这批人,组成了北美军中准情报机构的第一批骨干,黑尔便是其中一员。
黑尔那时已在大陆军服役,他平时作战不畏艰险,深得赏识,听说华盛顿组织情报义勇军行动,他便自愿报名。黑尔9月12日奉命出发,乔装荷兰教师,按照上司的意图,深入敌后对英军实施秘密侦察任务,收集敌军各种信息,其中包括英军部队位置和布防等。他还在敌后果断地袭击缴获了英军的一艘运粮船。9月21日,在返回的时候,被英军逮捕,宪兵队司令坎安南,下令对黑尔实施严刑拷打,黑尔承受不住,被迫供出北美大陆军的军事机密。英军鉴于黑尔的谍报工作对英军造成重大威胁,遂对黑尔执行了绞刑。黑尔临行前陈词道:“我唯一遗憾的是,我只有一次生命奉献我的祖国。”他死前请求诵读《圣经》和神父的祈祷,但被英军拒绝。最终,黑尔慷慨赴死。
黑尔死后,英国皇家工兵上尉蒙特列索,举着白起,穿越前沿,在纽约将黑尔的死讯通告了大陆军。华盛顿闻讯,悲伤而震惊,他出于对军队组建情报部门计划的考虑,将黑尔之死隐瞒了五个月。五个月之后,美国报刊披露了黑尔之死,报道也涉及情报战,华盛顿眼看事情难以隐瞒,遂正式成立大陆军情报部门。华盛顿还对前来应聘人员说,美国间谍不仅仅要有正确的价值观,还需身怀绝技和武艺高强,这些话,成为美国军事情报部门最早的训诫。显然,华盛顿说这番话也是基于情报员黑尔之死的教训,然而,恰是黑尔之死,坚定了华盛顿组建军中情报部的决心,以及提高情报人员个人素质,全面对英军实施有效情报战战略思想。
不久,华盛顿任命本杰明•塔尔梅奇(Benjamin Tallmadge)少校,为北美大陆军情报部门最高长官。塔尔梅奇是黑尔耶鲁大学的同班同学。塔尔梅奇按照华盛顿的情报战战略,在敌后编织了一张巨大的间谍网,它覆盖了战略要地纽约,就连英军司令部所在的曼哈顿,英海军司令部所在的纽约港,都晃动着美国间谍的身影。塔尔梅奇还在纽约巧立名目,用开设百货商场作掩护,收买英国军人为其提供情报,之后,美军连连得手,华盛顿尝到了情报战的甜头。北美大陆军情报部门的诞生,为美国赢得北美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也是华盛顿面对英军强敌,出奇制胜的法宝。他当选美国第一任总统后,仍对黑尔念念不忘,他常感叹说:“黑尔死得其所啊。” 
黑尔在美国历史上被尊称为民族英雄,国家殉道者和间谍之父。1985年,康涅狄格州州政府再次授予他国家英雄称号。纽约市政厅公园伫立着他的塑像,美国一些教育机构和军事设施也以他的名字命名。这样的纪念规模,在美国甚为罕见,因为美国鲜有为间谍立碑的。美国人不仅为间谍立碑,还立传出书。作家詹姆斯•费尼莫尔•库柏(James Fenimore Cooper),1821年以黑尔为原型创作了长篇小说《间谍》(The Spy: A Tale of the Neutral Ground)。在作家的笔下,黑尔是个有血有肉的经验并不丰富的间谍,可他是个真诚的爱国者和无畏的殉道者,更是美国间谍史上的开山鼻祖。
 
.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