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俄罗斯体育嗜血转型(续)

俄罗斯体育嗜血转型(续)

 
 
我90年代初就听房东说过,莫斯科的犯罪团里有不少运动员。我到过莫斯科一些城区和郊外小城,也听说运动员们在那里建立了“索尔采夫兄弟会”和“留别尔茨战友帮”等等黑社会犯罪组织。
90年代,俄罗斯处于混乱和野蛮的年代,莫斯科警察共计打掉10多个犯罪团伙,在这些团伙中,经调查,其中每三个罪犯中就有一名运动员,他们都是那些年获得国家和国际奖牌的体育明星,据统计,从1991年至1995年,他们共犯案398起,都是大案要案,其中包括80余起抢劫杀人、100多起巨额盗窃和200多起诈骗。一位著名的俄罗斯体操运动员被捕后承认,他需要更多的钱以维持高昂的兴奋剂消费,因此,他参加了犯罪团伙。运动员们还认为,来钱最快的途径就是放高利贷。运动员参加讨债行动,成为他们堕入罪犯深渊的第一步。白天,他们靠着魁梧的身体和技巧,在体育场馆打拼厮杀,晚上,又拎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奔跑在替人讨债的路上,这就是转型期初期,俄罗斯运动员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曾经说过,苏联解体以后,不少奥运会世界纪录创造者和体育冠军,纷纷到海外寻找出路,谋求挣钱的机会。不过,只要其中有人涉足黑社会犯罪领域,其他的流落海外的运动员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俄罗斯黑道早就对出走海外的运动员垂涎欲滴,在黑道眼里,这些运动员就是这样摇钱树,因此,他们很容易成为黑社会猎物。比如俄罗斯著名冰球运动员莫吉尔内(Александр Могильный),他1969年8月12日出生,是苏联功勋运动大师,1988年及1989年或的奥运会金牌获得者,后加盟美国水牛城军刀队(Buffalo Sabres),成为该队最著名的得分手。有一次,莫吉尔内突遭俄罗斯在美国黑帮的敲诈,对方索要15万美元。莫吉尔内立即报警,不久美国警方逮捕了两名嫌犯,其中一人,竟是莫吉尔内最好的朋友帕夫洛夫斯基(Сергей Павловский),他曾在1989年帮助莫吉尔内移民美国,他在接受审讯时说,他之所以敲诈莫吉尔内,是觉得莫吉尔内理应向他支付感谢费。他威胁莫吉尔内,要是不给钱或者报警,轻则打断他一条腿,重则要他的命。
俄罗斯优秀足球运动基里亚科夫(Сергей Кирьяков),加盟德国卡尔斯鲁厄(Karlsruhe)俱乐部队后,收到了俄国黑社会的敲诈信,但他没有报警,而是选择躲避,他从郊外的豪宅搬出来,躲进相对安全的卡尔斯鲁厄市中心公寓居住。基里亚科夫说,敲诈他的人是他同来德国的俄罗斯好友,此人在卡尔斯鲁厄开了一家餐馆。1995年,敲诈他的人在当地黑帮的火拼中被击毙。
俄罗斯足球运动员虽然不及搏击手那么深度涉黑,却也因为足球赛有利可图,成为俄罗斯黑社会洗钱的工具。转型期的俄罗斯足球赛,潜规则盛行,几乎每场赛事都有交易,裁判受贿,黑哨乱吹,莫斯科媒体曾开设专栏,专门揭露俄罗斯足球赛事涉黑,受贿的裁判员名单在报纸上列出一长串,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也没好到哪里,基辅“迪纳摩”队的掌门人在世界杯足球赛期间,曾企图收买西班牙裔裁判罗比斯,让他在“迪纳摩”队与希腊对阵时高抬贵手,贿赂金额为3万美元,且“迪纳摩”队将以贵重礼品和貂皮大衣之实物支付。要不是罗比斯将此事举报,世人谁会晓得这种咄咄之事!
1995年10月15日,乌克兰顿涅茨克(Донецк),一场大型足球赛即将开赛,“矿工”足球俱乐部主席布拉金(Александр Брагин)乘车抵达,准备进场,这时有人遥控起爆了11.5公斤梯恩梯炸药,将布拉金和他的警卫队炸得粉身碎骨,人们仅从残尸上的一块劳力士手表,确认了布拉金的身份。与布拉金共赴黄泉路的,还有他的卫队长,前苏联克格勃上校德沃依内赫(Виктор Двойных)及其他5名保镖。后经警方侦破,此案的策划与主使,是乌克兰一个黑社会体育犯罪集团。
1997年4月22日早晨8点40分左右,俄罗斯冰球联合会会长瑟奇(Валентин Сыч)和夫人,走出莫斯科郊外伊凡采沃(Иванцево)别墅村的一幢小楼,准备去上班,几分钟后瑟奇遇刺身亡,妻子身负重伤。
瑟奇在俄罗斯大名鼎鼎,他1959年毕业于基辅体育学院,后做滑雪教练,60年代中下旬任全苏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ЦК ВЛКСМ)体育部副部长,80年代初,他担任苏联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苏联解体前,他出任苏联中央体育科学院院长。苏联解体后的1993年至1994年,他出任俄罗斯联邦奥委会工作组组长,1994年之后,他多次当选俄罗斯冰球联合会会长。
杀手行动显然经过精心策划,瑟奇的邻居说,就在瑟奇遇刺前夜,有人驾着一辆老旧的“莫斯科人”小轿车,在瑟奇家附近转悠,像是在勘察和选择地形。警察事后发现,杀手使用的是俄罗斯军警早已淘汰的旧款AK-47自动步枪,警察说,枪上锈迹斑斑,连枪号都看不清。更早之前,瑟奇还接到过两次恐吓电话。
那天,瑟奇将车开出别墅村后,发现了杀手的“莫斯科人”小轿车,由于前天傍晚,邻居曾经提醒他可疑车辆的事,于是,于是瑟奇便开足马力朝“莫斯科人”小轿车追了过去,想记下汽车牌号。就在这时,杀手突然开枪,23发子弹横扫过来,瑟奇被击中头部和胸部,当场殒命。
瑟奇遇刺,轰动了整个俄罗斯,因为除了体育部部长和奥委会主席之外,瑟奇是俄罗斯体育界三号人物。可是瑟奇死后,案件侦破级别不高,俄罗斯官方并未授权高检调查,而是委托莫斯科州检察院普通案件厅副厅长着手调查。这不禁使人联想到,自90年代初期,凡是体育界发生的重大案件,官方没有一次是审慎处理的,当然更不会有结果,如1994年4月5日,俄罗斯运动员党主席万克里什维利遇刺,案子至今没个说法。
果然,瑟奇遇刺身亡已近20年,案件始终未破,莫斯科的一位犯罪史专家说,瑟奇之死与生意有关。此话怎讲?原来瑟奇在1995年利用俄罗斯冰球联合会的牌子,悄然做起做外贸生意,主要是走私外国烟酒,年交易额达4000万美元。但瑟奇却没有想到,他的生意,却碍塔尔彼谢夫(Шамиль Тарпищев)的事。塔尔彼谢夫是谁?他是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网球教练,他1995年创办了俄罗斯体育基金会(Национальный фонд спорта),也是利用发展体育的名义做免税进口烟酒生意的公司,这样冰球联合会和体育基金会就成了生意场上的死对头。可是,架不住体育基金会里里外外都是叶利钦家族的人,他们试图垄断整个俄罗斯进口烟酒的黑市,岂能容得瑟奇分一杯羹?因此,犯罪史专家说,瑟奇之死,体育基金会或许脱离不了干系。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