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漫话狗律法

漫话狗律法

 

我莫斯科的女邻居卡琳娜,养了一条法国斗牛犬,却给它起了个苏联的名字,叫比姆。卡琳娜告诉我,狗名字是他爸爸的杰作,取之于他最喜欢的苏联作家特洛耶波尔斯基的小说《白比姆黑耳朵》。卡琳娜常常跟我抱怨,说在莫斯科很多地方都不能带狗前往,如超市、餐厅和咖啡店什么的。她说的是实话。我常看见超市门前的柱子上拴着狗狗,关切地朝店内张望,等待主人购物出门。显然,狗狗不得入内。而在莫斯科的餐厅和咖啡店,我几乎就没见过狗狗的身影。话说卡琳娜和他丈夫前不久带比姆去东欧旅行。卡琳娜说,匈牙利和捷克对狗狗比俄罗斯强一些。比如说,虽带狗进店购物不允许,但是在露天咖啡喝咖啡和用餐,绝大多数情况是允许的。这与我看到过的相关统计差不多,欧洲允许携狗出入公共场合的概率为66%,俄罗斯仅为33%

其实,世界很多国家对狗的态度均与传统文化有关。在古代,欧洲人认为狗是神圣和神秘的动物。埃及虐狗和杀狗要判死刑。以色列对狗的态度冷漠,因为犹太教里鲜有对狗的评价。伊斯兰国家多认为狗是不洁之物,狗儿们的命运可想而知。古希腊就不同,古典文学和古典建筑表现狗狗的作品俯首皆是。古希腊人认为狗狗起源于火山,所以,很多希腊神话的主人公都是狗狗,堪称称四条腿神兽。

当下,以色列的“狗况”大有改观。狗狗们受到法律保护和人们的尊重。虐狗和弃狗要被起诉,甚至坐牢。以色列居然还建有狗狗监狱,对那些犯法的狗狗,法官照样铁面无私。可谓法律面前,人狗平等。美国人对狗可谓情真意切。有些狗主人离世前立下遗嘱,死后愿与爱犬合葬。澳洲地广人稀,是养狗胜地。在那里养狗,小型犬可不用栓绳,任其狂奔。大多数养狗人为防爱犬走失,都给它们做了纹身标识或者在皮下植入了芯片。澳洲没有流浪狗,因为他们有良好的救助志愿者和狗儿的庇护所。德国最爱狗。德国人在街上与狗打招呼。你在德国大街上所见到的每一条狗,毛发都梳理得跟绅士的一般。英国对狗儿高度关注,每一条狗皮下都植入了芯片,记录着主人与狗的完整信息。英国人虐狗会被处罚2000欧元。英国跟澳洲很像,救助志愿者甚多,鲜有丧家之犬。意大利人普遍爱狗,几乎家家养狗。那里的规定很奇葩,养狗人不得在家给狗狗洗澡,除了擦脚和梳毛除外,家家户户的狗狗必须每月到政府指定的地点清洁洗浴。再有,意大利法律规定,主人带狗旅行,必须将狗装入宠物箱。养狗,法国人是最大的浪漫派。他们的口头禅是:“孩子和狗干啥都行。”君不见,法国街头竟然有特殊的出租车,用于人狗同乘出行。法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所有公共场合(餐厅、酒吧、商店、超市)都允许带狗进入的国家。这难道不就是人与狗的天堂吗?

我没去过日本,不知日本人怎么样狗。但我见过日本政府送给普京的国礼——柴犬。它憨态可掬,普京爱不释手。日本人爱清洁,更爱清静,据说高层楼禁止养狗。东方国家传统上流行吃狗肉之风。前不久,俄罗斯新闻报道一位在华工作的俄罗斯教师在中国狗市救狗的壮举,令人动容。善举与时俱进,贪欲应予抵制,这符合世界文明潮流。世界各地狗狗有千百个品种,但人对它们的爱是一致的。世界各国养狗的律法不同,但绝大多数国家制定的规则,都体现出近乎相同的价值观。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