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龙熊记》之一:京城首位俄国客

《龙熊记》之一:京城首位俄国客

 
 
话说万历四十六年,即公元1618年,明神宗朱翊钧主政,那年,后金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叛明,大明遂与后金决战于萨尔浒。此役明军大败,金兵长驱直入,讨明大戏拉开序幕。这时,俄国罗曼诺夫王朝刚结束动乱,沙皇瓦西里四世腾出手继续推动疆土东拓计划,展开远征西伯利亚战略行动——俄国商人、猎户、农夫等在哥萨克雇佣军护送下,分批分拨在鄂毕河与叶尼塞河流域移民。17世纪上半叶,哥萨克军队奉命占领叶尼塞河流域以及克拉斯诺雅尔斯克、托木斯克和托博尔斯克等地。俄军每到一处便修建寨堡,屯兵种粮,阻击来犯的部族武装。
  1618年,瓦西里四世颁旨,命托木斯克寨堡军士长官库拉金公爵派遣远程侦察兵前往中国打探情报,目的是为敲开东方大国之门做准备。那时,托木斯克寨堡有位年轻的哥萨克军人,名叫彼特林,他在寨堡里职业是伐木和整修房屋。但他业余时间爱读书,学外语,喜欢钻研地理,对遥远的中国充满神往。他逢人便说:“中国盛产金苹果,雄伟之城万里长。”他听说库拉金公爵领受了沙皇寻找中国的圣旨,便自告奋勇报名出征。库拉金公爵看到彼特林是个毛头小伙,便说:“年轻人,你要是被部族人抓去,可是要杀头、剜心和喂老鹰的!”彼特林听罢不仅不怕,还坚持请战出征。库拉金公爵见彼特林决心已定,便成全了他。1618年5月,彼特林奉库拉金公爵之命,挑选十名哥萨克和两名蒙古向导组成侦察小分队。他们的任务是前往中国,沿途绘制路线图,搜集水文地质资料和政治、军事情报,探明俄中建立关系之可能性。
彼特林一行走过托米河河谷,翻越高山,穿行原始森林,攀过阿巴甘和西萨扬山脉进入唐努乌梁海地区。然后,他们又渡过叶尼塞河的几条支流,翻过几道山岭,从乌布苏高山咸水湖向东进入草原。他们走过西萨扬山脉之后,在图瓦地界遇见了凶悍的吉尔吉斯骑兵。吉尔吉斯人觉得他们形迹可疑,便将他们统统绑了送交可汗问审。可汗断定彼特林一行是俄国间谍,便将他们关进死牢,待第二天天明再开刀问斩。熟料,第二天可汗改了主意,竟将彼特林他们释放。哥萨克们都觉得白捡了一条命,赶紧快马加鞭走过蒙古乌布斯死水湖,再翻越杭爱山脉,沿着山的斜坡行走800公里,顺克鲁伦河的弯曲部拐向东南方,穿过大戈壁,便看到了中国的万里长城。彼特林在旅行笔记中写道:“长城烽火台多达百余座,问及中国人烽火台功能何在。答曰,汉蒙两地之交,烽火台立于城墙之上,待有兵马进犯,则燃火放烟,是为警号。该段长城入口仅有五处,且狭窄不堪,骑兵需俯首而过。除此之外,进入中国再无它门。”
  彼特林一行,于1618年9月初抵达长城嘉峪关。大明守城官军盘查彼特林时,双方起了纷争。彼特林高喊他是沙皇特使,但官兵听不懂俄语,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大网把他罩住,其他哥萨克队员也被绑了个结实,连拖带拽地塞进了囚笼。就在这时,一位懂外文的朝廷官员前来询问,他看过从彼特林身上搜出的蒙古保安文书,便令官兵给彼特林一行松绑。官员问明情况,翻身上马,带着几十名亲兵,连夜将远道而来的俄国哥萨克彼特林护送到北京去了。
 
  1618年9月,俄国哥萨克志愿者彼特林一行十一人,籍沙皇瓦西里四世之名,奉托木斯克总督库拉金公爵之命寻找中华帝国。他们穿山越岭,步行三月有余,穿过万里长城,最终在明朝官员带领下走进了熙熙攘攘的北京城。与托木斯克寨堡相比,哥萨克们觉得北京就是一座人间天堂:皇城雄伟,都市繁荣,店铺旗幌如林,货品琳琅满目。再看紫禁城更是巍峨气派,彼特林之后给总督库拉金公爵的信中写道:“北京城池宽大,城墙系砖石所建,高墙白如冬雪,呈四角而立,行一周,需四日。城墙各角落亭台高耸,亦白如冬雪,城墙之间亦建亭台,硕大高耸亦如白雪,墙冠饰以红绿黄三色。城门之侧火炮威严,弹药足备,戒备森严。每班门岗人数二十有余。” 
彼特林一行尚未过够眼瘾,便被朝廷官员带到紫禁城不远的一家官邸问话。彼特林称,他是俄国沙皇的非正式特使,由托木斯克寨堡派出,前来觐见中华帝国的皇上,旨在促成俄中建立友邦之大事。朝廷官员一听彼特林没有正式外交身份,别说带他去见皇上,他们自己都不愿意和这个“来历不明的蛮夷”说话。彼特林见大明官员对俄国不甚了解,便介绍说:“俄国疆土宽广,东无定界,盛产黄金、毛皮和珠宝。”大明官员将信将疑地望着他说:“照你所说,俄国皇帝有的是金银财宝,珍贵貂皮,可你作为皇上使节,归顺天朝,为何空手而来不带国礼?”彼特林眼珠一转说:“我等骑快马,日行数十里,而辎重在后,行进缓慢。国礼三年后可运抵北京。”官员依旧不信,他们让彼特林等哥萨克在京城闲逛并暗中监视,同时火速进宫向皇上禀报。数日后,官员召见彼特林,说:“你既无国书,又无国礼,吾国皇帝拒绝见你。但吾皇有圣旨一道命你转达俄罗斯国皇帝。”官员说罢,将一道写在双轴绫锦上的圣旨交于彼特林。彼特林赶紧毕恭毕敬地接过,也不好意思询问其详。这时,官员吩咐手下抬过两个袋子并打开,对彼特林说:“此乃吾国皇上对你等不远万里,前来北京传达善意的犒赏。”彼特林看见袋子里装的,都是他从未见过的珍奇之物,而非传说的金苹果。官员见他愣神,便挥挥手说:“尔等使命已经完成,请务于今日离京返国。”
  就这样,俄国哥萨克彼特林及随行在北京一共逗留四天,最终便被朝廷官员以“手续不全,退返重办”为由劝返回国。但他却领到了明神宗朱翊钧所赐圣旨和礼品,总算是回家能有个交代。关于彼特林的结局,俄国史书说法不一。有一种说法,彼特林走后,寨堡调兵换将,以至于他回来时,哨兵不认识他,连城门都不给他开。彼特林后来将明神宗的圣旨和礼品交给新总督,总督见后吓得魂飞蛋散,因为那时沙皇已颁新令,寨堡不得私通异国,违者斩。新总督为避嫌,数天后以庆功为由设宴招待彼特林一行,用毒酒将他们全部杀死。这样,他的遗作《中国纪行》详细描述了他从欧洲穿越蒙古抵达中国的征程,是他往返中国路途中写在桦树皮或羊皮上的旅行笔记。文稿流传后世,经他人整理出版。第二种说法是,彼特林返回托木斯克寨堡后,将明神宗圣旨交给总督,后呈送沙皇。但圣旨为中文所写,沙皇朝内无人通晓汉语,故被束之高阁,五十六年无人理会,直到1675年才被破译,但大明王朝早在1644年便已覆灭。明神宗圣旨大意是,大明有意与俄罗斯国建立邦交和互通商务。俄国人称这份圣旨为“中国国书”,在俄语语言上也派生出新成语——“中国国书”,意为一份神秘难懂的重要文件。彼特林的旅行记《中国纪行》,国际书评界认为,此书“在描写中国等方面”水平高于马可•波罗之作,它后来译成多种欧洲文字出版。彼特林作为早期探险家,他的名字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家喻户晓,托木斯克市内至今还有一条大道,取名彼特林大街。
  彼特林来华之后,俄国与波兰和土耳其交战,无暇东顾中国。但彼特林获取了大量西伯利亚、蒙古和中国的珍贵情报,为俄国大举东方扩张探索出一条从欧洲经西伯利亚、进入蒙古和中国腹地的重要之路。
 
摘自历史演义《龙熊记》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