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克里姆林宫“灰衣主教”谢钦--普京八大金刚之二

克里姆林宫“灰衣主教”谢钦--普京八大金刚之二

 

他从未经过商,更没领导过企业,不过就他对国家的这份忠诚,普京认为,做个国家能源部门,甚至企业的领导和做间谍没有什么区别
普京“永远的办公室主任”谢钦
 

  【财新网】(专栏作家 孙越) 谢钦(Игорь Иванович Сечин)鞍前马后伴随普京左右二十余年,号称普京的影子,是普京八大金刚中职位显赫者——谢钦自2008年5月12日至今,出任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尽管2011年他被曝身患癌症,但他一直以普京永远的办公室主任身份频频亮相媒体,尽情展示强者幕僚姿态。

  谢钦在克里姆林宫的别称很多,灰衣主教、俄罗斯最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强力人物家族家长等等,特别是最后这个称呼,是克里姆林宫里前克格勃与军队鹰派人物常用的字眼。

  谢钦是个性格内向的人,这就更加激起了克里姆林宫研究者的兴趣,也助长了有关他的各种传说。实际上,他的全部故事都来自两个方面,第一,他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就追随普京,担任普京的办公室主任和助理,直到今天;第二,他涉足石油生意,秉承普京之命,肢解了俄罗斯最大的民办石油公司“尤果斯”公司(ЮКОС),自2004年开始出任“俄罗斯石油”公司(Роснефть)董事局主席。

  俄罗斯和西方传媒曾多次评价谢钦,说他是俄罗斯“强力集团”的代表人物,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谢钦是俄罗斯除了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之外的三号人物!根据《福布斯》杂志的统计,谢钦在世界上具影响力的俄罗斯人中,排在梅德韦杰夫前面。

  目前,谢钦同时坐在两把交椅上,他的头顶闪耀着普京时代“民族资本家”的金色光环,尽管这位民族资本家在很多时候,还是愿意躲在暗处,既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也不愿意四处发表自己的照片,即使有人看到谢钦的照片,上面的他也鲜有笑容。他扁扁的眼睛棱角分明,表情严厉甚至冷酷,看上去比他的主人普京年岁还大,实际上谢钦比普京小8岁呢!

  普京的办公室主任

  谢钦1960年9月7日出生在苏联列宁格勒市,苏联经济学副博士,1999年出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办公厅副主任,2004年除了办公厅副主任之外,还兼职俄罗斯总统助理。普京2008年转做总理之后,遂将谢钦提拔为联邦副总理。他在普京第一个总统任期即将结束时,出任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董事局主席,直到今日。

  谢钦1977年中学毕业后考入列宁格勒大学语言系,主攻葡萄牙语。他的法语和西班牙语也不错。

  谢钦大学毕业后就做了随军翻译,去了安哥拉等地。他对这段历史讳莫如深,不愿涉及。当然人们都猜测,是因为他那时被派往克格勃部门工作,不过,没有人亲眼见过相关的文件,故这段历史依旧是迷。

  1982年毕业后,他具备了葡萄牙语与法语教师的资质。1984-1986年在苏军快速反应部队服役。此后,他在苏联部长会议国家对外经济委员会专属外贸联合体“技术经济出口公司”供职,还在安哥拉等苏联军事干预过的内战国家做过随军翻译。谢钦归国后,曾一度在列宁格勒大学外事处工作,他负责学生出入境和国外实习生的手续办理工作等,后又调入列宁格勒州州委会对外经贸委工作。

  上个世纪80年代末,谢钦在列宁格勒大学外事处工作的时候和普京相识,那时,普京也在该校工作,担任主管外事的副校长助理。后来列宁格勒州执委会友好城市委员会(圣彼得堡与巴西的里约热内卢是友好城市)急需葡萄牙语的人才,就把他调去工作。如今列宁格勒州执委会外办主任葛罗米柯(Маргарита Васильевна Громыко)还记得,外办的一位工作人员把谢钦领进她的办公室,谢钦外表毫无特殊之处,她回忆道,她那时完全不知道,谢钦曾经做过军事翻译,这段历史,谢钦从来不讲,她还是从谢钦自己的简历上看到的。但是,人们和他很好打交道。葛罗米柯给谢钦的评语是:热情而友善。

  列宁格勒州委书记索博恰克的助理帕夫洛夫(Валерий Павлов)说:“谢钦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极其好接触,易沟通,但却不易深入交谈。谁也不知道他的私生活和家庭状况,但是女人喜欢他。”

  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列宁格勒州州委会主席萨博恰克(Анатолий Собчак)领导的列宁格勒立法大会,遭遇了基层苏联人民代表的冲击,谢钦坚定地站在萨博恰克一边,不离不弃,埋头做着友好城市办公室的工作,博得州外办主任葛罗米柯的极大好感。萨博恰克计划出访巴西的时候,她积极推荐谢钦作为助理一同前往,此建议得到了萨博恰克的批准。这次旅行,拉近了谢钦和萨博切克的助理普京的关系,那个最终彻底改变了他命运的“个子不高和沉默寡言的人”。

  1991年6月12日,萨博恰克当选圣彼得堡市市长,将普京提拔为圣彼得堡市外经贸委主任,普京随手便将谢钦拉进了这个委员会。于是,谢钦担任圣彼得堡市政府外经贸委主任、圣彼得堡副市长普京的办公室主任、助理等职。谢钦便一直在此做到1996年。这期间,他还做过列宁格勒(后易名为圣彼得堡)市委工作人员。

  十九世纪中期法国女作家索菲亚·谢古尔(Sofiya Segur)说:“人如雕像,人们习惯看见他们站在原地。” 谢钦就如此,人们习惯看见他永远站在原地——站在普京的秘书处,而他确实一直就站在那里。普京把谢钦安置在秘书处主任的位置上,可是从没有人见过谢钦的办公桌:他永远是站着办公,一会接电话,一会准备文件,忙个不停。2012年俄罗斯总统候选人米隆诺夫(Сергей Миронов)也是见证人,他说:“谢钦喜欢站着工作,为此他还给自己添了一个斜面高写字台。”

  帕夫洛夫对谢钦的评价更是既生动又准确,他说,谢钦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既温文尔雅,又很平易近人。他是秘书处的中心人物,他就像个通道,所有的事情都要从他那里过一下,遇事他绝不耍滑,也从不斗心眼,他就像只忠诚的狗一样干活,他只听命于主人,从不随便咬人。

  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记者法布瑞斯·诺德-兰路易斯(Fabrice Nodе-Langlois)2008年5月15日在该报发表文章,写道,谢钦与其说是普京的一位不可或缺的副官,不如说是一位秘密顾问更准确。但是大家对他都有一个共识:谢钦是一个对普京绝对忠诚的人。

  前俄罗斯和乌克兰政府顾问,瑞士经济学家安德列斯·斯伦特认为,谢钦就是克里姆林宫的马凯阿维利(Machiavelli,1469-1527,意大利思想家、哲学家、作家和政治活动家),正如这位意大利人有意泄露君王隐藏的亿万富翁的秘密一样,谢钦也借用此招,将普京留在权力宝座上,以免他失去豁免权。谢钦的政治生活中,怎么能没有普京这棵大树的荫庇呢?

  话说谢钦在莫斯科的“白宫”做普京的办公室主任,获得了“办公室专业人员”的美誉,因为,谢钦从来就没有把普京办公室变成一座不可接近的城堡,有人与普京见面时拖时间,他也会灵活处理,不致尴尬。

  有人说,普京之所以被认为是当代称职的总理,这与谢钦出色的办公室协调工作分不开。克里姆林宫更有人对谢钦的价值有所肯定,说他办事和讲话实事求是,传递信息准确而不夸张,而且不用公权做交易,因此,也有人说他是傻瓜。

  不过也有反面意见,圣彼得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进了克里姆林宫的谢钦,早就不是当年圣彼得堡的谢钦了,他的所谓无限忠诚和传说中的廉洁,早已成为过去。官场上谁不知道,“权力将一点点地啃掉我们与生俱来的善良。”

  帕夫洛夫总结说,谢钦之所为普京长期重用,其成功的经验其实很简单,他从不违反办公室政治的准则:不替领导做决定,不觊觎更多的权力,也从不流露没有必要的情绪。

  随迁克里姆林宫

  1996年,圣彼得堡第一任民选市长、普京的恩师萨博切克竞选连任失败,普京也应招前往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厅,做博罗金(Павел Бородин)的副手。

  那年,萨博恰克和他的团队在竞选中遭到重创,普京离任,谢钦毫不犹豫地选择追随自己的领导——普京。这些在当年莫斯科的畅销书《第一张面孔》("От первого лица")里有具体的描述:普京对全国公众清晰地阐述了他对最亲密的助手之一谢钦的安排,他说,“谢钦在我们圣彼得堡工作过,在文件记录部工作,我当副市长的时候,组建自己的办公室,看了很多人,我只喜欢谢钦。我去莫斯科工作的时候,他想跟我一起去。我把他带上了。”

  但是,圣彼得堡的读者觉得这个说法有编造之嫌。到底是谢钦请求普京带他去莫斯科,还是普京主动带走了谢钦?谢钦过去的同事说,像谢钦这样忠诚的下属,普京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这样看,显然,书里写的不真实。

  普京刚刚调任克里姆林宫出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的时候,帕夫洛夫就见到过谢钦。他回忆说,谢钦就像在圣彼得堡给普京副市长做助理时一样,还是站着办公。那时,普京对帕夫洛夫说:“我就带了一个人来,就是他,谢钦。”

  普京就这样将谢钦拉在身边,谢钦非常明白,普京除了他,再也找不到更忠诚的人了。谢钦的职务是一级专家,俄罗斯总统对外经济事务管理局境外资产工作处处长。他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做到1997年。随后,他在1997-1998年间,即调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总监察司综合处处长。1998年,他通过了圣彼得堡矿山学院经济学副博士的论文答辩。

  1998年,他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一职。同年至1999年,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顾问和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秘书处主任的职务。1999年8月,谢钦出任俄罗斯联邦政府第一副总理秘书处主任。同年至2000年,他又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宣布辞职,将总统的权柄交与普京,普京当天就组建办公厅,谢钦被普京任命为办公厅副主任。2000年5月7日,普京正式当选入主克里姆林宫之后,谢钦的职位得以稳妥地保留下来。

  毫无疑问,2012年,预计在普京第三个总统任期内,只要谢钦的健康不是问题,他依旧是普京最好的,最有可能留用的办公厅主任和总统助理。谢钦是普京八大金刚中对普京,继而对俄罗斯政治影响力最大的人物。克里姆林宫有句话, 你讲话的时候,提到谢钦,就跟提到普京是一样的。这并不是说,谢钦有可能取普京而代之,而是说,谢钦从来不会觊觎更大的政治权利,他理想就是做个普京踏踏实实和勤勤恳恳的办公室主任,还有人说,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普京的意志。

  谢钦及其低调,他为普京工作,却从不显山露水,以至于俄罗斯记者都管他叫“幽灵”,有点来无影去无踪的意思。他从不接受新闻界拍照,因此人们在媒体上基本上看不见他的照片,俄罗斯说他就像一个“没有面孔”的人,大家根本记不住他长啥样,无论是他在列宁格勒大学外事办做职员,还是后来被空投到克里姆林宫做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从不抛头露面。说来也怪,他的外貌人们往往记住不,却给很多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俄罗斯专家评论说,谢钦对普京来说,有种特殊功能,他经常会完成普京交办的一些微妙任务,扮演者疏通的角色,疏通自己的上司与他需要沟通的人之间的关系。

  1999年,有个小故事也许能说明问题。普京出任俄罗斯总理之后,谢钦受命普京与科扎克(Дмитрий Козак,2008年出任俄罗斯副总理,俄罗斯2014冬季奥运会负责人之一)秘密见面,那时,科扎克不过是一个律师出身的生意人,自己开设了一家律师楼,他遭遇了萨博恰克竞选失败后心灰意冷,有意退出政坛。谢钦把他约到自己家楼下的那条大街上,俩人在汽车里长谈。几天之后,科扎克就决意东山再起,后来他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办公室主任。但是后来,俄罗斯《谈话者》(Собеседник)杂志曝光了谢钦与科扎克的矛盾,说谢钦搀和了科扎克的任免,准确地说,谢钦影响了科扎克出任俄罗斯总检察长。

  新石油大亨

  在普京第二个总统任期内,即2004年-2008年,谢钦不仅第三次被任命为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还首次被任命为总统助理。此外,2008年5月12日,梅德韦杰夫和谢钦双双被普京任命为联邦副总理。同时,2008年12月12日,谢钦出任俄罗斯“国际统一电力”(ИНТЕР РАО ЕЭС )股份公司董事局主席。

  根据瑞士记者本杰明·奎奈尔(Benjamin Quenelle)在2005年2月14日,发表于《Le Temps》杂志上发表的两篇文章《新石油大亨和克里姆林宫的自己人谢钦的迅速蹿升》和《普京当选总统,他的影子也投进了克里姆林宫》,普京圣彼得堡的老乡谢钦,被俄罗斯媒体称作普京的“影子”。刚开始追随普京的时候,他很低调,甚至连公开发表的个人履历都写得滴水不露,更鲜有照片见诸媒体。所以,俄罗斯一度对他的前途和个人生活揣测纷纷。事实上,谢钦确实是俄罗斯政界和经济界的关键人物。此外,谢钦追随普京,形影不离,在普京出任总统期间,他犹如忠实的奴仆,惟命是从,“无一事不请教普京而为之”。(俄罗斯新闻周刊,2009年3月10日)

  2003年10月,俄罗斯前石油寡头,“尤果斯”石油公司董事局主席霍多尔科夫斯基被逮捕和坐班房之后,谢钦便高调走到前台,出任接替他出任董事局主席,又成为普京任内被扶持起来的俄罗斯石油大鳄。此事也清清楚楚地向世人展示,谢钦和普京的交情非同寻常。

  在普京出手整治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时候(普京认为他是自己潜在的政坛对手),谢钦充当了进攻和夺取“尤果斯”石油帝国的现场总指挥。后来他又参与了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全套法律诉讼,结果霍多尔科斯基大败,谢钦获得双赢——他不仅让昔日的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锒铛入狱,还把女儿英卡(1982年出生)嫁给了俄罗斯总检察长乌斯季诺夫的小儿子。

  2005年7月4日,英卡生了个儿子,谢钦当上了姥爷。我曾说过,俄罗斯宫廷里的大臣很多人都有血缘关系,亲上加亲,盘根错节哪!据2008年5月的英国《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采访报道,霍多尔科夫斯基起诉俄罗斯“前克格勃军官”谢钦策划、组织和实施了针对他本人和他的“尤果斯公司”的犯罪活动。

  从某种意义上说,谢钦充当了2000年至2008年之间政府与某些私人之间恩恩怨怨的调停人,俄罗斯最大的私营石油公司“尤果斯”的股权之争,就是最典型的案例。霍多尔科夫斯基沦为普京的阶下囚,在2005年,借德国报纸(Süddeutsche Zeitung)对谢钦大加指责,说他是自己蒙冤的罪魁祸首,并因为谢钦,“尤果斯”的老板霍多尔科夫斯基2003年被捕,后被投入了西伯利亚的监狱,罪名是触犯税法。

  谢钦因为惩治霍多尔科夫斯基有功,没过两个月就被晋升为“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董事局主席。一般人当然抓不到谢钦整垮“尤果斯”的证据,不过,后来“俄罗斯石油”公司花了270亿美元买走了“尤果斯”的全部股权,还不说明问题吗?

  本杰明·奎奈尔披露,谢钦在初战告捷之后,又于2004年底主持了“尤果斯”石油公司最大的子公司的国有化过程,另说,他自己还创办了一家名为“贝加尔财务集团公司”(Байкалфинансгруп)的企业,谢钦用这家公司主持了“尤果斯”最大的子公司的拍卖会,就是说,名义上国有化的过程最后还是私有化的结果。2004年2月,谢钦被推荐进入日产石油排行第六的俄罗斯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董事局。

  根据“俄罗斯石油”公司提供的资讯,2007年该公司的营业额为490亿美元,但是利润却是负增长,为128亿美元。公司属于国家,但是其股票却在伦敦股票交易所上市。由此可看,“俄罗斯石油”公司确实是俄罗斯能源工业的骄傲。

  谢钦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后来爬上“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的宝座扫清障碍。终于,谢钦在2004年6月25日入选“俄罗斯石油公司”新董事局,7月27日,出任董事局主席一职。

  谢钦从创立“贝加尔财务集团公司”到推动“俄罗斯石油公司”与“天然气工业公司”(Газпрома)两大国营公司合并,这位普京的干将,已逐渐从高参的影子里走进俄罗斯国家能源领导层耀眼的阳光之下,他在俄罗斯政治家眼中,就是俄罗斯能源部门改组的设计师,并且实质上担负起了后来合而为一的“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Газпромнефти)董事局主席的职务。此后,随着俄罗斯政府专控 的“强势集团企业”经济影响力快速增长,谢钦的地位一路攀升。

  此外,克里姆林宫里其他涉及国家经济的骨干,也都是普京钦点的圣彼得堡人,如自由经济学家伊拉里昂诺夫(Андрей Илларионов)出任普京经济问题顾问,伊万诺夫(Виктор Иванов)在总统办公厅任职,他既是一家重要军工企业的总裁,也控股“俄罗斯航空”公司(Аэрофлот)。那时担任普京总统办公厅的主任的,是后来的“二人转”总统梅德韦杰耶夫(Дмитрий Медведев),他是“天然气工业公司”董事局成员,而他的助手,今天俄罗斯政坛新秀苏尔科夫(Владислав Сурков)则是“石油产品运输集团公司”(Транснефтепродукта)的总裁。

  就这样,普京圣彼得堡的“北方同盟会”的会员们在莫斯科扎下根来。谢钦更是步步紧随,他从1990年年初追随普京,直到后来普京去了莫斯科,爬上总统宝座。就这样,普京一伸手,就把谢钦也拉进了克里姆林宫的红墙里。

  普京和谢钦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俩都当过克格勃军官。不同的是,普京当过克格勃中校的故事众所周知,而谢钦在克格勃服役的细节却鲜为人知。谢钦曾在国立列宁格勒大学念过法语和葡萄牙语,80年代莫桑比克和安哥拉当过随军翻译。当然,有人说的他的翻译仅仅是掩护身份,实际上他的真实身份不言而喻。但是,我读过目击证人的回忆录,上面写道,80年代中期苏联派往安哥拉的军事顾问在当地很分散,每个顾问都需要一名葡萄牙语翻译,那是没有任何军事秘密可言,苏联为安哥拉提供的军事技术也早已解密,并未参军的谢钦那时被派往那里从事军援,主要是官方要用他的葡萄牙语。无论如何,谢钦那时从事的都是秘密工作,这点似乎是毫无疑问的。

  普京和谢钦同是克格勃间谍出身,而侦察员更善于在处理“国家利益”问题的时候,即会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就拿谢钦来说,他从未经过商,更没有领导过企业,不过克里姆林宫更看中的,就是谢钦对国家的这份忠诚,在这点上,普京认为,做个国家能源部门,甚至企业的领导和做间谍没有什么区别。■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