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陈博士长江奇遇记

陈博士长江奇遇记

 

瓦莲金娜 【加拿大】著
孙越 译
 
 
我在热情接待了我的社会学院访学之后,决定前往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那里有一座武汉大学,我计划在那儿讲课。
闻名遐迩的、天下之国的著名的长江就流经该省。它公认是亚马逊河与密西西比河之后世界上最长的河,全长6300公里。可惜我以前从未没见过长江,假如我不游上它一段,我将永远不会原谅自己。我竟然有幸游了它一小段!
长江发源于西藏高原中部的冰川,而其三角洲则位于南京城外50公里,我就在那里登船。我在单人间里度过了几日。
这几天,我欣赏着如画的、令人迷醉的风光,千百年来它鼓舞了多少中国著名的画家和诗人啊。眼看着大江沿岸的小村小城,我想起 了童年从妈妈那里听来的神话和传说。那时,那位早已辞世的另外一个人,我最亲爱的女人的形象又浮现眼前。我家很穷,我妈妈从不知道何谓富足。她终生劳作,相夫教子。
我是她疼爱的孩子,对我她曾寄予厚望,她那颗女性的心预感到我命运不凡。“你会成为名人,可是你千万别忘了上主的教诲。别骄傲,因为你的聪明是上主的恩赐,你要常感谢他。别忘了上帝为这一切所经受的苦痛。记住这话!”
啊,我亲爱的妈妈啊!感谢你在我童年的时候就警告我远离诱惑!我时刻铭记妈妈的临别赠言。我在每次获奖、科学发明或者受到表扬的时候,我都没有忘记谢主,谢他对我的容忍,谢他对我的仁慈……
天下之国的长江极大地触动了我,我做了很多工作,几乎在船舱里没有睡觉,完成了一部几年前就开始动笔的生态神学方面的书。后来此书冠名《环保神学》出版。
一日,我决定打破隐居生活去吃早餐。船里有上好的、带自助餐的餐厅。我眼大肚子小地取了些食物,找了靠窗的小桌,继续赏景。
这时,一位女服务员正在为乘客准备早餐。我看见她打开腌黄瓜罐头,把它们倒进在盘子里,就把空罐扔到窗外,而且做这事的时候竟当着所有人的面。
我差点没呛着!我面带窘色地环顾四周,希望看到有和我一样愤怒的人。可是,我没有找到同党,大家仍在若无其事地吃饭!船长也和他的船员坐在另一张大桌子上用早餐。
我站起身走到他身边,问:
“您看见她把罐头盒扔到江里,为什么,您作为一船之长怎么不批评她?”
众人都停下碗筷盯着我们,可船长竟然看都不看我一眼,还故意有滋有味地咀嚼着。我有些失控,喊了起来:
“别吃了,您是当船长的,怎么看见这种事儿,还能踏踏实实地坐那儿吃饭啊。出了这种事,您还算什么中国的船长?我真替您害臊!”
我愤怒地看了一眼众乘客,他们都默不做声,似乎在琢磨我,琢磨这老头子准是疯了。那时我对所有坐在餐厅里的人说:
“都别吃了!你们都是中国人!这是你们的国家你们的长江!难道你们无所谓吗,难道你们没看见,美丽的长江正在你们眼皮底下变成臭水沟吗?长江是世界名江!自然恩赐的一切属于全人类!你们怎么了,反对环保吗?中国最长的一条江正在遭受污染,而且正在‘迅速死亡’!中国的生态危在旦夕,污染可能在五年之内扼杀这条江,可你们却袖手旁观!”
船长立即放下了碗筷,起身走到我身边,为那个往江里扔罐头盒的女人跟我道歉。他让那个女人走到我们身边,她对我发誓再不会重犯,她承认了错误,并且还要监督其他乘客,不让他们往舱外扔东西。
我回到自己的小桌旁,乘客们继续吃饭,他们已经不再对我品头论足:我还在气头上呢!那位女服务员跟船长商量了几句,便走到我跟前问:
“您还需要点什么菜吗?”
“我再也不在这儿吃饭了!”我提高嗓门说,把脸转向窗口。
船长带着餐厅经理走到我跟前,鞠了一躬,说:
“要是您赏光接受这顿免费早餐,我们将非常感谢,这是我们出于对您,一位刚才指出了我们最愚蠢的错误和我们大家公民义务的人的敬意。”
您猜,我后来做了什么?我接着吃我的早饭! 
 
 
[陈慰中简介]
陈慰中博士原籍福建省漳平市永福乡。
1930年6月6日出生于厦门鼓浪屿。 1945年随家出国,曾经居住南洋,美国,英国,现居留加拿大维多利亚。在美国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后,他继往英国读毕神学,并被按立为英国国家教会圣公会,伦敦Sussex Gardens圣雅各堂牧师。1973年被聘到加拿大维多利亚参加创办皮尔逊国际学院,任教生物化学多年。1984年开始创办加拿大中华学院,并于1985年开设了加拿大第一所全日制中医专业。1990年创办李约瑟中国古代科技博物馆。
陈慰中博士曾被选为英国伦敦帝国癌症研究员。1974年被选为英国牛津皇家显微学终身院士。北京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外籍导师和客座教授,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客座教授,中国北京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兰州大学干旱生态农业国家重点实验室顾问,牛津大学协会会员和印度历史协会终身会员。加拿大农业协会会员。 武汉中南神学院名誉校长。加拿大维多利亚市荣誉公民。知名儒家基督徒。《中华福音》杂志编辑委员会名誉主席。主要著作有:《浪迹》、《共同的上帝》 《中庸系统神学》等。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