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神秘诡异的“克格勃”伊万诺夫――普京八大金刚之三

神秘诡异的“克格勃”伊万诺夫――普京八大金刚之三

他永远躲在普京身后,绝少抛头露面,神秘而诡异!

【财新网】(专栏作家 孙越)莫斯科坊间有这样的说法,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厅过去和现在的几位主任里,最光彩照人的就是苏尔科夫,他简直像明星一样尽人皆知;最不起眼的要数沃洛申,他堪比小教堂的门房,活像个普通百姓;绝少与外界有交往的,要算伊万诺夫,他永远躲在普京身后,绝少抛头露面,神秘而诡异!

  伊万诺夫,职业“克格勃”出身,是普京最信任的“圣彼得堡帮”成员之一。他还有“圣彼得堡强人”和“带肩章的大主教”等别称。伊万诺夫的胸前常别有两枚徽章,一枚是“军事贡献”奖章,另外一枚是“为祖国奉献四级勋章”,那是他为苏联和俄罗斯效劳有功的见证。

  这位普京身边的秘密警察,在俄罗斯政坛被称为 “沉默的人”——他公开发表的履历简而又简,媒体上他的照片少之又少。他不仅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而且回避接受记者采访,这并非他性格内向的结果,而是他“捷尔任斯基”式的“契卡”天性使然。他就像希特勒的秘书伯尔曼一样,对普京履行着职责:一方面为他低调地搜集情报和挑选干部,一方面,他偶尔也会代表普京公开场合讲几句话。

  从克格勃到普京班底

  1950年5月12日,伊万诺夫生于苏联诺夫格拉德市(Новгород)一个军人之家,1974年,他毕业于列宁格勒电力技术学院无线电通讯专业。伊万诺夫在校期间结识了在同一学校就读的格雷兹洛夫(Борис Грызлов),两人成为莫逆。上个世纪90年代,格雷兹洛夫成为普京的密友,出任俄罗斯杜马主席、俄罗斯内务部部长和“统一俄罗斯党”主席等一系列重要职务。

  1990年12月,伊万诺夫和格雷兹洛夫注册了一个名叫“勃洛克”(Блок)的小公司打算做生意赚钱,遗憾的是他们都缺乏经商头脑,结果分文未进账。他们列宁格勒电力技术学院的很多同学们都身手不凡,不少人毕业后不久,就在政治上显露峥嵘了,如,莱曼(Леонид Рейман)当上了俄罗斯通信部部长,还兼任俄罗斯通讯投资公司总经理;亚申(Валерий Яшин)坐上了俄罗斯联邦国有资产管理局局长的宝座;纳扎洛夫(Валерий Назаров)当上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副局长。

  再说,伊万诺夫大学毕业之后,先在军队服役,后又在苏联列宁格勒“维克托”科学生产联合体工作。1977年,伊万诺夫又考上了苏联部长会议直属的克格勃高级培训班。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培训班,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巴特鲁绍夫和原俄罗斯国防部部长,俄罗斯第一副总理伊万诺夫,都在这里学习过。伊万诺夫这个培训班没有白上,伊万诺夫从1977年,就是考上培训班的当年,就被调到列宁格勒和列宁格勒州克格勃总部工作,后来,由于业绩不错,他还曾出任该州克格勃总部“反走私”处处长。

  1987-1988年间,伊万诺夫被派往阿富汗参与苏军所谓“国际主义援助”项目,有解密资料显示,他是苏军援助阿富汗的特勤工作人员。1988年,他获得“军事贡献”奖章,回国后继续在安全部门工作。关于伊万诺夫在阿富汗的具体工作完全没有资料可查,看来那段历史仍属绝密。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档案会逐渐解密吧。

  1987年12月戈尔巴乔夫访问美国,宣布苏联从阿富汗撤兵,1988年,伊万诺夫便携家眷,从阿富汗前线回到了苏联西北重镇列宁格勒。

  再说普京从1990年开始为自己寻找退路,普京对苏联解体的命运早有估测,也有他的苦恼。他在《第一面孔》一书中曾经表示:“我明白,这个体制没有未来。国家没有未来。我们只是坐在体制内等待它崩溃……这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们所做的事情,无人需要。为啥要浪费自己的年华呢?难道就是为了挣钱吃饭吗?”

  终于,普京受到他的恩师,原列宁格勒州委书记,圣彼得堡市市长萨博恰克的赏识,他于1994年将普京拉上了圣彼得堡市副市长的位置。而此时,从阿富汗前线回来的伊万诺夫也在需找机遇,于是,经过格雷兹洛夫介绍,普京和伊万诺夫相识,或者说是历史让他们相遇了。

  1994年3月,普京奉老市长萨博恰克之命,出任圣彼得堡市副市长,同时兼任市外经贸委主任。伊万诺夫也从安全局现役军官转入预备役,普京认识了伊万诺夫,提议将他任命为圣彼得堡市政府办公厅主任,并获得通过。难怪,伊万诺夫此后20年对普京忠心耿耿,全因为普京对他有知遇之恩。

  1996年,圣彼得堡市市长萨博恰克竞选州长败北,伊万诺夫便随普京一起离开了市政府。普京去了莫斯科,伊万诺夫留在圣彼得堡做生意,暂别政坛,一肚子不甘心,不在话下。

  1996年-1998年,伊万诺夫担任俄罗斯和美国合资企业“杰列普柳斯”(Телеплюс)公司总经理,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从事卫星电视节目的转播(包括美国CNN和欧洲新闻等30个外国频道)以及接受设备的安装与调试。即便在今天的俄罗斯,这些业务也算是垄断行业,暴利买卖。其中,伊万诺夫的美国合作伙伴“Telcell”在“杰列普柳斯”里占有45%的股份,它是美国著名的媒体集团“Metromedia”在俄罗斯的子公司,苏联解体之后,该集团的业务迅速进入原苏联所有加盟共和国和东欧国家,当然也包括俄罗斯。不过,近些年由于普京对西方电视传媒的采取限制策略,该集团在俄罗斯的业务有所萎缩。

  再说1998年5月25日,普京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7月25日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此刻,伊万诺夫见时机成熟,便立刻扔下手头生意,投奔到普京门下。普京对伊万诺夫委以重任,让他当上了自己的助理,负责安全局内部各部门之间的安全工作。1999年,普京又将伊万诺夫推到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经济安全司司长的位置。

  2000年,普京出任俄罗斯总统,伊万诺夫摇身一变,变成了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就是说,仅仅两年,伊万诺夫就登上了仕途巅峰。从那时起,俄罗斯开始流行一些说法,克里姆林宫已经被“圣彼得堡帮”(或者叫“契卡帮”(克格勃帮))彻底占领了,他们就是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伊万诺夫、前俄罗斯国防部部长伊万诺夫(Сергей Иванов),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副局长扎欧斯特洛夫采夫(Юрий Заостровцев)、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巴特鲁舍夫(Николай Патрушев)以及原俄罗斯内务部长格雷兹洛夫(Борис Грызлов)等人。

  2001年,伊万诺夫负责参与起草“俄罗斯联邦国籍法”,由于该律法在对苏联公民获得俄罗斯联邦公民国籍方面,条件极为苛刻,使得普京后来不得不在该项法律实施之后又作修改和调整。

  血腥重组俄罗斯军事工业

  伊万诺夫本人不仅没有因此而受影响,相反,他的声望不降反升。2001年8月,他受俄罗斯总统委托,重组对空防御体系内最大的国防企业集团公司。2002年6月,在伊万诺夫的精心策之下,俄罗斯最大的军工出口企业——“对空防御体系康采恩金刚石-安泰”(ОАО Концерн ПВО "Алмаз-Антей)组建成功,这个军工集团整合了近43家军事工业综合体,组织对外销售S300型地对空导弹。伊万诺夫多次当选这家军工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当然,只有伊万诺夫才可以把当时俄罗斯副总理科列班诺夫(Илья Клебанов)的财政工业集团“防御体系”(Оборонительные системы)拉进“对空防御体系康采恩金刚石-安泰”。

  与此同时,伊万诺夫还组建了俄罗斯另一个规模较大的武器出口公司——“俄罗斯国防工业”公司(Рособоронпром),它由叶利钦时代组建的“工业出口”公司(Промэкспорт)的一个部门和“俄罗斯武器”康采恩合并而成。“俄罗斯国防工业”公司在世界武器出口商中排名第十三,年销售额超过30亿美元。“俄罗斯国防工业”公司的现任老板,是伊万诺夫的密友贝尔扬尼诺夫(Андрей Бельянинов),前克格勃对外侦查局的重要人物。

  与此同时,伊万诺夫将亲美的副总理科列班诺夫、乌林松(Яков Уринсон)及其他人赶出了俄罗斯军事工业圈子,引起了早在叶利钦时代就已经暴富的寡头,俄罗斯前副总理丘拜斯(Анатолий Чубайс)的不满。

  丘拜斯在2001年12月14日俄罗斯右翼联盟大会上宣称:“我们没有对外政治精英,事实上没有国防和军事精英,完全没有培养侦查群体,在制定俄罗斯未来世界的政策和确定其在世界位置的部门,完全没有经营和建设;假如我们确实要谈战略的话,那么我们就要拓展这些部门。而拓展就要寸土必争,就要争得经济、贸易和外交上的主动权,在未来5-7年中,彻底地在国防、侦查和军事以及对外政策方面树立俄罗斯的形象。”

  不久,丘拜斯所谈的“拓展”就有了实质性的举措:伊万诺夫的密友,“对空防御体系康采恩金刚石-安泰”总经理克里莫夫(Игорь Климов)和后来并入该公司的“罗斯塔克”(Ростэк)公司总经理什特科(Сергей Щитко)被暗杀——他们成了丘拜斯“拓展”行动的牺牲品。后来,“俄罗斯武器”康采恩总经理阿纳里耶夫(Евгений Ананьев)被免职,也是“拓展”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可见伊万诺夫组建“对空防御体系康采恩金刚石-安泰”帝国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甚至颇为血腥。

  伊万诺夫与俄罗斯金融界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其中,与他关系最好的要数俄罗斯“高技术银行”(Банк высоких технологий)的副总经理肖基耶夫(Баатыр Шонджиев),伊万诺夫暗中支持他竞选卡尔梅克共和国总统,他竟然以38%的高票进入第二轮,名列第二。

  2000年5月,伊万诺夫奉普京之命,联合全俄甜酒和伏特加酒生产企业,共同组建独立的“俄罗斯酒精工业”公司(Росспиртпром),也是这位克里姆林宫人力资源专家的一大创举。

  不过,克里姆林宫也经常发生同室操戈的悲剧,就在伊万诺夫的亲信季温科(Сергей Зивенко)即将上任“俄罗斯酒精工业”公司总经理的前几天,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巴特鲁舍夫插了一杠子,季温科的总经理之梦随之破碎了。

  2002年底至2003年初,伊万诺夫曾有意自己组党。但是,普京公开支持“统一俄罗斯”党之后,他立即放弃了自己的政治主张,转而支持和追随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2003年12月,伊万诺夫成为俄罗斯内务部部长人选最大的热门人物,孰料,他的同事努尔卡利耶夫(Рашид Нургалиев)半路杀出,横刀立马抢去了这个肥差,把伊万诺夫气得半死,大呼:“相煎何急!”

  俄罗斯有一个说法,伊万诺夫之所以亲自上马重组俄罗斯最大的军工企业——“对空防御体系康采恩金刚石-安泰”,是因为他派去的得力干将(如克里莫夫和什特科),都被对手所雇佣的职业杀手干掉了。所以,伊万诺夫只能亲自上马捍卫集团利益,这与他后来被调任俄罗斯航空公司董事局主席的目的完全一致。伊万诺夫重组军工、航空与酿酒企业,目的都是为了捍卫“圣彼得堡帮”的利益不受侵犯。

  2004年3月,伊万诺夫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总统助理,负责总统有关干部问题活动的信息分析,国务活动问题以及宪法规定的公民权益保障等。他的职责还包括,保障总统办公厅与政府各个部门之间互动保障,法官任免问题,国籍问题,赦免问题以及颁发国家奖励等问题。

  不过,伊万诺夫并不满足已经到手的权力,他在国际舞台上频频亮相,以扩大他在对外俄罗斯外交的影响力,谋求更多的权力。但是,他虽多年努力,却未能如愿以偿。

  有人称,伊万诺夫是巴西式的外交活动家。所谓巴西式,就是伊万诺夫敢于承认俄罗斯目前对欧盟和美国外交上的从属地位,并愿意以经济上的重大让步,换取俄罗斯避免国际组织干预,独立处理国内反对派的权利。

  2008年梅德韦杰夫出任俄罗斯总统之后,按照普京的意思,伊万诺夫被任命为梅德韦杰夫总统助理,依然主管俄罗斯高层干部问题。自2008年5月起至今,他还出任俄罗斯联邦缉毒署(ФСКН)署长。此前的2006年至2007年,伊万诺夫还分别出任俄罗斯联邦公民遣返工作委员会主席和俄罗斯联邦反腐败委员会主席。■

     (作者系旅俄作家、翻译家,俄罗斯国际笔会会员,俄罗斯国际科学院外籍院士)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