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叶利钦小女儿的故事

叶利钦小女儿的故事

 

加钦科是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的小女儿,曾被推举为2002年俄罗斯最富有的女人。2001年10月,她嫁给了父亲的办公厅主任尤马舍夫,改姓为尤马舍娃。2002年4月14日,尤马舍娃在英国伦敦一家医院顺利娩下一名女婴,她给孩子起名叫玛利亚,小玛利亚成为叶利钦的第六个外孙!,那时,尤马舍娃已经43岁了。这是尤马舍娃第三次分娩,头两次分别是1983年生了大儿子鲍里斯和1995年生了小儿子格列勃。
尤马舍娃是秘密嫁给尤马舍夫的,因为当时叶利钦对他们的婚事不甚认可,她给父亲来了一个“先斩后奏”。尤马舍夫原来是叶利钦的办公厅主任,叶利钦隐退后,他依然留在克里姆林宫里任职,加钦科和尤马舍夫的结合,既有共同的经济利益追求,也有纯粹感情的吸引。
尤马舍娃最后分娩还有一个特别的意义,即她在克里姆林宫的政治生涯结束了。2002年年初,普京对尤马舍娃说,他出于对叶利钦的尊敬和对他名誉的爱护,不希望叶利钦家族的阴影还在克里姆林宫徘徊。这分明是告诉尤马舍娃,别赖在克里姆林宫不走,该回家养孩子去了。
尤马舍娃1960年1月17日出生于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今天的叶卡捷林堡)。尤马舍娃属于生不逢时的那类人。她妈妈怀她的时候,全家,特别是叶利钦都盼望生个儿子。她的出生成了那年叶利钦最扫兴的一件事。后来叶利钦对自己的想法有些后悔,儿子和女儿不都是自己的骨血?他又转而开始溺爱尤马舍娃,这样做又引起了大女儿奥库洛娃的嫉妒,而且这种嫉妒心理一直延续到现在。难怪后来尤马舍娃可以当上总统的形象顾问,并且叶利钦对她言听计从呢!尤马舍娃从小就被送进了一所专门教授儿童生活高级学校学习。虽然叶利钦对尤马舍娃在学业上的管教很严格,觉得考4分都是一件丢人的事儿,可是尤马舍娃的学习并不怎么样。她1977年高中毕业,当时叶利钦已经是苏共斯维尔德洛夫州执委会第一书记了,但是,爸爸的官衔并没有让她沾什么光。
就在那一年,尤马舍娃不听妈妈的劝告,去了莫斯科,考上了莫斯科大学计算数学和控制论系。当时,在学校里曾经一度流传这样的说法,说是叶利钦走后门帮助她考上了大学。不管这件事情是真是假,都对尤马舍娃产生了很大的刺激,她决定摆脱父亲对她的影响,成为一个真正独立自主的人。可是,在苏联时期,作为一个高干子女,想在舆论上做个独立的人都是很困难的,父亲对她的影响和掌控并未减弱,气得她和父亲大吵,这也让叶利钦感到委屈。尤马舍娃的青春期反叛,一直延续到她进了克里姆林宫当上总统形象顾问。有一天,叶利钦外出不在办公室,尤马舍娃竟然一纸休书把总统办公厅主任波罗金免了职。叶利钦从外边赶回来才又给波罗金复职。这说明他们父女的关系在90年代依然不稳定。
尤马舍娃曾经有过三次婚姻。大学第一年快结束的时候,尤马舍娃和一个叫海鲁林的巴什基尔人上演了一幕疯狂的校园恋情。小伙子是学地质的,数学成绩很优异,还有很高的音乐天赋。他们曾经一起到巴什基尔油田实习过,至今一些油田的老人还记得,他们在实习的闲暇,经常很浪漫地牵着手散步,不断地拥抱和亲吻。海鲁林比尤马舍娃提前一年从莫斯科大学毕业到乌法市工作,很快他就移情别恋。尤马舍娃知道了以后,立即提出离婚,并且上诉法庭。在法庭上,尤马舍娃指控丈夫对她实施过暴力,海鲁林没有否认,并且承认是他背叛了妻子。海鲁林的名字就从叶利钦家消失。按照他们的离婚协议,海鲁林永远不得再见儿子,还保证不将和他和尤马舍娃的生活细节向媒体公开。海鲁林后来远走以色列,和一位犹太女孩结了婚,在以色列从事石油生意。
1983年到1994年间,尤马舍娃在苏联-俄罗斯航天工业部所属的“联盟”设计局实验室工作,这是一家军工企业。那时,她的月薪是130-180卢布。她的第二个丈夫加钦科跟她是同事。他们之间发生了“办公室的故事”。1994年,尤马舍娃辞职,转到该设计局所属的莫斯科一家商业银行“乌拉尔之光”工作。1995年8月30日,尤马舍娃给加钦科生了儿子格列勃,就再也没有回去上班。加钦科不久也辞职经商,他的公司名叫“国际乌拉尔”,主营乌拉尔金属的出口生意。
尤马舍娃的脾气完全随叶利钦,坚硬而冷酷。她性格中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征服和统治男人,也许,她性格的形成,与家人当时想要男孩有关,于是,尤马舍娃就用自己的表现告诉家人:“你们原来想要男孩,我让你们失望了。现在你们看见了吧,我并不比男人差,我要让所有男人在我的面前发抖!”尤马舍娃在政治和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基本上都是男性,而且性格或者跟她有些相象,或者是跟她在一起变成了她的样子。无论是原克里姆林宫总统警卫局局长卡尔扎科夫,还是独联体执行秘书别列佐夫斯基,无论她的第三任丈夫,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厅主任尤马舍夫,还是俄罗斯电视台ОРТ有限公司副总裁帕塔尔科齐什维里。
莫斯科很多报刊上都写过,说尤马舍娃个人生活不幸福。说她是一个孤独的女人,尽管她常常以实干和才华横溢示人,尽管她时时处处表现出坚毅的性格,但她依旧在很多方面觉得力不从心,她经常觉得自己被人出卖,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人。
尤马舍娃设计俄罗斯政治,美国报纸《每日新闻》评价说:“尤马舍娃的公开身份是丘拜斯领导的分析中心研究员和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的头,而她的实际身份,却是总统的私人传达室,每天向总统秘密传达着的各种消息、传闻、来自各方面的请求和建议。” 在叶利钦执政的第一个任期内,这四年里,她完美地充当了这个角色,特别是她成了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和叶利钦的传声筒。她把别列佐夫斯基,在很多场合想说而不能说的话,直接灌到了总统爸爸的耳朵里。
尤马舍娃还直接干预叶利钦的政务。1997年,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会见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保安人员在会客室隔壁房间里发现了窃听装置。以后,每当有外国元首来访的时候,尤马舍娃就鬼鬼祟祟地钻到隔壁屋子来。原来,俄罗斯寡头阿博拉莫维奇是向尤马舍娃建议安装窃听器,他说,言多必失,人人难免,你爸爸也一样,你要监督,经常提醒。于是,尤马舍娃命令总统卫队队长卡尔比温安装了窃听器。
尤马舍娃追求金钱的胃口很大。莫斯科媒体披露,1996年叶利钦竞选连任的时候,尤马舍娃曾想参加“黑票”利润分成。2002年3月,尤马舍娃评为俄罗斯女首富,个人总资产共计1800-2000万美元。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