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中俄乌扎拉村历史性一战

中俄乌扎拉村历史性一战

 
    阿尔巴津,自古即是中国北方少数民族达斡尔族的居住地。阿尔巴津,是当地部族头人阿尔巴西的达斡尔语音译,阿尔巴津寨堡,满语又称之为雅克萨寨堡,汉语意为“涮塌了的江湾子”,它位于黑龙江与额木尔河交界口东岸,距离黑河旧城1300余里,十七世纪的时候,是索伦部达斡尔族所筑的一座木城。
    历史记载,1639年(崇德四年)索伦部首领博穆博果尔反叛,清太宗皇太极派遣萨木什喀、索海等人平叛,攻克了雅克萨和兀库尔寨堡,并将此地夷为平地。清军在甘地擒获博穆博果尔之弟及家属,清军北行近3个月到达黑龙江上游索伦部地区。又前出至齐洛台(今俄罗斯赤塔),将博穆博果尔抓获。此后,黑龙江上游两岸到贝加尔湖以东,外兴安岭以南地区皆纳入清政府管辖。
时隔13年,沙俄远征队首领哈巴罗夫,在大本营补充了粮草弹药和兵丁马匹之后,于1650年9月,再率138名哥萨克,前去黑龙江上与他的副手斯捷潘诺夫汇合,共同攻打久攻不下的阿尔巴津寨堡。9月底,哥萨克曾经对该城发动了十余次攻击,均被击退。达斡尔人用长矛和弓箭,对抗使用火绳枪和铁炮的哥萨克,拼杀异常悲壮。哈巴罗夫率新军加入战斗后,达斡尔人逐渐不支,伤亡惨重,仅少部分人败阵逃遁,阿尔巴津寨堡遂失守。历史记载,就在俄军进攻阿尔巴津寨堡时,其他城寨的达斡尔人得到了阿尔巴津酋长的求救信号,成百上千的达斡尔骑兵云集阿尔巴津寨堡外围观战,却无人上前与俄军交火。哈巴罗夫大为不解,事后他才得知,原来,清朝皇帝常年派驻达斡尔部落50人征收贡税,他们虽然亲眼目睹沙皇军队进攻阿尔巴津寨堡,但因却不敢擅做主对俄开战。
    就这样,哈巴罗夫率部百余人,一路追杀阿尔巴津寨堡的达斡尔败兵,毫不姑息。连俄国历史学者都不得不承认,俄军追击途中,残忍异常,所遇见男性全部砍头,对女人施以凌辱,之后将她们和幼童一起掳入俄国军营。哈巴罗夫还抢劫了达斡尔人大量财物,他将其中一部分毛皮和战利品,差人运回雅库茨克大本营,讨取弗兰茨别科夫的欢心。随后,哈巴罗夫命部下加强构筑工事,将阿尔巴津寨堡,变它成一座打通整个黑龙江流域的侵略基地,还籍此展开对周边地区寨堡的进犯和抢劫。
    俄苏部分历史学者曾经指出,我们曾经讲过的哥萨克食人魔王波雅科夫,1643年侵入黑龙江流域时,并不知道沿岸的达斡尔人部落早已是中国皇帝的进贡者,这显然在为其强迫当地居民进贡沙皇和攫取黑龙江流域的领土制造借口。而1650年,哈巴罗夫气势汹汹地卷土重来,他在阿尔巴津寨堡大肆烧杀抢掠时,便已深知践踏了中国利益,大清顺治皇上不会放过他。他担心满清大军前来征讨,他的寥寥百人小队不堪一击。于是,哈巴罗夫急忙发信给雅库茨克大本营,向最高军事长官弗兰茨别科夫求援
1651年8月,雅库茨克大本营最高军事长官弗兰茨别科夫,接到哈巴罗夫的求助信,立即奏请沙皇恩准,之后,他派遣特使契奇金率136人的哥萨克部队前往增援,他们除携带“火药和铅弹各30普特”之外,又带来一封弗兰茨别科夫写给顺治皇帝的劝降信,信中恫吓说,俄军在西伯利亚兵力强大,所向披靡,中国君王远非敌手,望速缴纳沙皇供奉,以免触怒,自讨苦吃。此时的哈巴罗夫更是迫不及待,6月12日,他在增援部队尚未抵达的情况下,率部从雅克萨寨堡出发,火烧了达萨乌尔寨堡。15日,进犯桂古达尔城寨,激起达斡尔人反抗,苏联早期作家巴赫鲁申(Сергей Бахрушин),在《哥萨克在黑龙江上》(Казаки на Амуре)一书中,对桂古达尔城寨之战的场面有过详尽描述:俄军用大炮、无来复线火枪和火绳枪攻城,达斡尔人则用弓箭回击,箭落在田野里,如同长满了庄稼。哥萨克破城之后,共计杀死成人和幼童661人,抢走妇女243人,幼童118人。
    7月,哈巴罗夫的哥萨克部队沿黑龙江东进,他们从精奇里江江口长驱直入,沿途烧杀,至10月,俄军进抵松花江江口。10月9日,前出至黑龙江下游宏加力河口,占领了赫哲人部落的乌扎拉村,建立冬营。15日,赫哲人部落联合杜切尔部族计800余众,攻击俄军失利,伤亡惨重,被迫退却,不久他们向清政府宁古塔章京(当地最高军事长官)海色求助。海色禀报朝廷,不久圣旨到,命其“率部击之,战于乌扎拉村”。
    1652年4月3日拂晓,海色派遣捕牲翼长希福率领600余清军,携大炮6门,火枪30枝,土雷12个,突袭盘踞乌扎拉村的206名俄军。附近1000余名达斡尔和赫哲等部落的民兵也前来助战。清军借突袭之势,试图包围乌扎拉村未果,遂向寨堡开炮,猛轰城墙,俄军也从城里开炮回敬,双方的炮战从日出打到日落,一直没有停息,直到清军用大炮轰塌堡墙三处,步兵和骑兵冲进俄营,杀死猝不及防的哥萨克10人,伤78人。酣战之际,希福突然高喊:“别放火烧城,别杀死哥萨克,抓活的!” 希福的命令束缚了清军手脚,他们停止杀伤敌人,改为近身搏斗,试图活捉俄国人。哈巴罗夫见状大喜,他下令全体士兵披挂铠甲,推出大炮,向涌上来的清军猛轰,造成大量清军官兵和民兵阵亡,哥萨克还趁机组织反冲击,抢夺了清军的两门大炮,击毙了停在黑龙江江边平底运兵船上的清军,从他们手中缴获了枪支弹药。此役,清军和民兵676人阵亡,俄军共缴获清军战马830匹,火枪17枝,铁炮2门以及部分粮食,以清军失败撤围告终。
乌扎拉村一役的教训,除了希福好大喜功,指挥失误之外,清军在战术上亦败笔连连。首先,清军无法实施对乌扎拉的彻底合围,且接近寨堡高墙难度大,寨堡两侧均筑有土墙,即使炮轰,亦难奏效,这就是为何清军炮轰了一天,方才打开城墙缺口的原因。再者,清军主攻方向来自黑龙江一侧,江岸地势虽然开阔,但却无助于大规模实施进攻,因为乌扎拉村城墙面对黑龙江一侧的长度只有50-80米。这样的地形极不利于清军隐蔽,最终他们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俄军火力之下,连兵力上的优势也化为乌有。从武器上讲,尽管中俄双方都装备有火绳枪和火枪,火炮方面,清军不仅数量上占优势,而且他们6门火炮中有一门铜炮,哥萨克只有铁炮。但是,清军整体火器装备率低于俄军,很多人作战时依然使用冷兵器,这使哥萨克得以调集主要火力,用于防御清军主攻方向,并大量消灭清军有生力量。
    《清实录》和《朔方备乘》两部古籍,对乌扎拉村历史性一战均有记载,海色指挥失误,导致此战败绩,因而被诛。希福革去翼长职务,鞭一百,仍留宁古塔军前效力。但无论如何,乌扎拉村之战,是中俄第一次直接军事对抗。乌扎拉村的枪声传到了紫禁城,大清皇帝终于意识到,罗刹蛮夷确属当朝外患。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