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东北盗匪红胡子之谜(一)

东北盗匪红胡子之谜(一)

 
 
中国近代史,凡提及红胡子,即指关东响马,乃为打家劫舍之匪(也称胡匪, 马贼和盗匪)。史上权威著书立说者,为清代吴樵,其作品是《宽城随笔》。清末民初之时,吴樵曾供职宽城吉长线路局,即吉林至长春铁路。他在东北关外,有瑕游历,见多识广,遂在书中描绘红胡子,从长相打扮,武器装备,到马匹辎重,行为特点,面面俱到,给人印象颇深。
 
红胡子之基本构成乃汉人,从人种学上说,他们本不会生出红色胡须,然而,红胡子一说何来?俄国学者穆罗夫,于一九零一年发表游记《远东的人与风俗》(Муров,Г. Т. Люди и нрав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他在书中说:“地方之好汉,好以红色之绳穗装饰其武器。瞄准时,将绳穗衔于齿间,以免碍事。远望,枪手仿佛长着红色唇髭或胡须。”美国比林斯利教授,却持另外的观点,他在一九八八年发表著作《民初社會中的土匪形象》(Billingsley Phil. Bandits in Republican China.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8. — P. 239. — ISBN 0700715630.)一书指出:“中国东北之盗匪,初期为遮人耳目,使用染红的中国传统京剧之髯口作伪装。” 
 
红胡子起因甚为复杂,与中国十七世纪,满洲殖民政策有关。根据《辽东招民开垦条例》,一六四四至一六六七年间,鲁民移民满洲者甚多,辽东地区因移民而“地利大辟,户益繁息”。河北及河南百姓迁至鞍山、辽阳和营口,而山东百姓迁至了大连和丹东。一八六三年,英国苏格兰圣公会传教士韦廉臣(Alexander Williamson,1829~1890),曾在中国烟台和上海传教。他一八六六年,在其旅行笔记中说,奉天省的人口逾一千二百万,吉林也有两百万人。前来关东的移民,大多自主觅地耕作,不受国家法律保护,朝廷对其生存状况也不闻不问,采取听之任之,自生自灭的态度。时光流逝,不少闯关东者,生活穷困潦倒,难以为继。
 
俄罗斯传教士汉学家比丘林(Никита Бичурин,1777 - 1853),在其著作《中华帝国之统计录》(Статистическое описание Китайской империи)中写道,满洲移民中,有内地因罪获刑者,被遣送或驱逐满洲。此类人群,毫无疑问,将威胁满洲治安。法国天主教传教士帕诺(Рено)称黑龙江依兰,是罪恶之城,堪称“索多玛第二”。英国作家格拉哈姆(James Graham)一八八六年访问齐齐哈尔,所到之处,匪患肆虐,他说,此城堪比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博特尼湾(Botany Bay),好一个非法移民和苦役犯的天堂。连吉林大将军(Мин Ань)也承认,吉林之匪盗,素来轻蔑法律,崇尚暴力和杀戮,省内多地之主,乃无耻卑鄙之人,欺辱贫弱,杀人放火,犹如家常便饭。
 
总之,那时满洲之地,警力匮乏,治安混乱,加之,中国正在经受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大动荡,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列强干涉,步步紧逼,所有一切,催生了民间匪盗红胡子。中国亦有学者认为,红胡子发端于南满,后再向中北部满洲蔓延。一八七八年之后,中国取消满洲移民禁令,移民激增剧烈者乃吉林,人数升至八百万,而黑龙江省一八九零年初,仅为一百万人。移民激增之处,乃犯罪嚣张之地,故东北三省,属吉林红胡子最为猖獗。
 
其实,早在明崇祯二年(西历一六二九年),便有正规军沦做流寇之说,是年,袁崇焕杀毛文龙,文龙部下散逸,乃入海为盗,出没于辽沈、登莱之间,可视为红胡子之始。嗣后,明边将孔有德、耿仲明、祖大寿等,相继叛明降清,原麾五百余人,不愿寄身于降将旗下,自逃于大海为寇。日久天长,逃亡者不断加入,遂成一党。流寇其始,专与官吏为仇,不行劫于百姓。后官兵力盛,流党不支而败北,加之部众蔓延,纪律涣散,无以约束,遂大肆劫掠于民间。吴樵说,关外红胡子,盛行于清咸丰年间,那时太平天国起义,正闹得如火如荼,关外八旗军奉调入关,前往剿灭。其时,关外驻兵骤减,防卫空虚,恰助流寇泛滥,红胡子便因此猖獗起来。甲午惨败后,东北地区,清军溃兵散勇,不少落草为寇,加盟红胡子,盗匪队伍壮大,人数增至数十万之众。
 
红胡子主力,乃十九世纪中叶移民关外者,即民间所说“闯关东”的人。其中,不仅有无依无靠,两手空空的无产者,亦有从有产者沦为无产者之徒,他们对官府的胡作非为,深恶痛绝。红胡子中,山东和直隶(河北)人居多,其中山东人最多,主因是,山东人不善积累,短钱缺财,干红胡子,纯属无产者暴动。相比之下,山西闯关东者,鲜有暴民,与红胡子为伍,皆因晋商精于算计,善于积累财富,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日子。晋人跑满洲,目的极为明确,只为发大财。还有,除上文提及的红胡子肆虐之地,中朝边界,亦是红胡子之天堂。据载,两国边界,拓有宽为八九十公里的缓冲地,十八世纪前,无居住民,直至十九世纪初,山东和直隶红胡子进入缓冲地,沿着鸭绿江中下游,依傍崇山峻岭,在今日丹东附近,建立大本营,并不断发展壮大,至清末,他们竟然创立了一个准行政主体,称之为“夹皮沟红胡子共和国”。此后,朝鲜人闻之,竟也越境加盟,那时,在满洲与蒙古交界处,亦有蒙古红胡子出没。
 
据一九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外阿穆尔地区边境侦察报告(Сводка разведки Заамурского округа погранстражи, 31 января 1917 г)中记载,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初期,羁押在俄国西伯利亚和黑龙江流域的德奥战俘营,屡次发生战俘逃亡事件,他们大多流入满洲境内,其中部分战俘加入了红胡子。
 



推荐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