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越 > 东北盗匪红胡子之谜(终结篇)

东北盗匪红胡子之谜(终结篇)

 
 
十九与二十世纪之交,满洲红胡子势利,一度扩张至俄国境内,他们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北岸,留下足迹。日俄战争前后,海参崴及其周边地区,有满洲的红胡子出没,《彼得堡报》(Петербургская газета)说,当地的红胡子人数在七百至八百人左右。他们一旦没当地人捉到,即会送交到国军事法庭,处以绞刑。一九零六年十月三日,海参崴监狱的院子里,绞死了两名红胡子,他们是第一批,被俄国人处死的满洲红胡子,罪名是“武装抢劫”,之后还有两名红胡子,因为杀人越货被处死。俄国人说,被处极刑的红胡子,面对死亡,毫无惧怕,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那时,海参崴的红胡子,确实猖獗,他们的营生,主要是绑票和敲诈,不仅绑架华人,也敲诈俄国人。一九零九年,红胡子多在海参崴的郊外“干活”,那年九月的一天,红胡子跟踪了,私立尼古拉耶夫学校的两名俄国小学生,十一岁左右,那天下午,孩子们走出校门,沿着街道,朝不远处的商亭走去,想买几册作业本。他们走过一处院门的时候,突然窜出两个强人,抓住他们的手,拧到背后,捂着嘴拖进房子,捆绑起来。两名俄国小学生还算走运,后来他们的父母交了赎金,最终,一周以后,他们获释,除了胳膊和腿上,留下一些绳子捆绑的痕迹之外,他们基本上没有受别的罪。
 
此前的一九零六年,海参崴也发生过,一起绑架中国孩子的案件,后经侦破,也是红胡子所为。被绑架的男孩,名叫张小楼,是年八岁,红胡子作案后,向其父母索要巨额赎金,父母与红胡子周旋十余天,最终报警。最后,警察局长库兹涅佐夫,亲帅几十名俄警,以送钱为诱饵,诱使红胡子上钩,在采石场附近的小树林,击全歼红胡子小队,活捉了海参崴著名的红胡子头目,二十五岁的马五,可怜张小楼三天未进食,已奄奄一息。不过,俄国警方亦非常胜之军,一九零七年,俄国商人别洛夫的小儿子,被红胡子掳走,别洛夫报了警,警察局也无奈,只能与红胡子谈判,最终双方同意,以四千五百卢布成交放人。
 
富豪,是红胡子的主要猎取目标。俄商斯彼林斯基做木材生意,拥有南满铁路的一段支线,长约百十余公里,作为进货专线,他在海参崴,可谓腰缠万贯。不久,他就被红胡子盯上,原来只向他讨些小钱,斯彼林斯基也就满足了他们。熟料,竟有一日,红胡子突然包围了他铁路支线上的小站苇沙河,数十名红胡子,举着枪冲进机房,先是对空放枪,之后绑架了工程师,还将他劫持到数公里外的小山藏匿。当地警察接警后,立即向后阿穆尔边防警卫局局长齐恰戈夫中将,以及当地政府,官方遂于红胡子谈判,一番讨价还价,红胡子索要五十万卢布,斯彼林斯基说,只给十万最多,最终结局不详,工程师也彻底消遁了。
 
《阿穆尔边疆报》(Амурский Край)说,俄境内的红胡子,可谓胆大包天,一九零八年九月,他们竟在大白天,袭击了上阿穆尔公司有押镖的黄金运输队。俄国《远东报》(Дальний Восток)记载,一九零八年六月的一个傍晚,五十多个逃跑的苦役犯组成红胡子小队(其中有六名格鲁吉亚人),袭击了一个俄罗斯村庄,该村也是铁路枢纽,那时,值班员听到林中传来异响,他正想放狗出去查看,林中猛地窜出一人,举枪便射,值班员应声倒地,值班员同伴闻声跑来,红胡子策马窜出树林,包围了值班室,举枪朝着齐射,屋中睡觉的值班员两个女儿,都被红胡子的枪弹射穿了身体,不治而亡。《莫斯科之声》(Голос Москвы)一九零八年九月,一百五十多人的红胡子,包围了恰辛纳村(火车会让站),威逼村民交出五百普特的面粉和衣服鞋帽。村民拿不出来,气急败坏的红胡子便挨家挨户搜出四十匹马,拉倒田野里,全部枪杀。他们还把村民押到村外,将他们的衣服剥下,塞进自己的包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随后几年,俄军与红胡子之战,拉来序幕。从一九一二年开始,俄国著名学者、作家、俄军上尉阿尔先涅夫(Владимир Арсеньев,1872 — 1930)多次率领俄武装探险队,前往双城子地区的深山老林,开战军事探险,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即打击泰加森林的红胡子。阿尔先涅夫于一九一二年二月六日,上书俄阿穆尔总督贡达季(Николай Гондатти 1860 - 1946),详细陈述了而多年来红胡子在俄境内的人员成分,武器装备,活动特点和部队分布,以及如何配置部队实施剿灭的计划。很快,他的报告得到了贡达季的批复。
 
阿尔先涅夫提出,为了围剿红胡子,需要做好战前侦察和情报工作,挑选异族人作为探子,深入林间,收集情报。之后,阿尔先涅夫根据红胡子的特性,组成十五至二十人的围剿小分队,人员选用方面,也很讲究,有当地警察,护林员和中文翻译等,他制定了“轻装前进,谨慎追踪,隐蔽行动和迅速出击”的作战方案,他甚至提出来,在追击红胡子过程中,不用骑兵,以免暴露,他还挑选了强健的骡马,驮运辎重,剿匪行动总预算,高达四千六百九十五卢布,不仅得到了阿穆尔总督的批准,俄官方还号召和动员广泛的社会力量,支持阿尔先涅夫进剿红胡子。
 
一九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阿尔先涅夫的围剿分队,兵分两路,从克列莫沃村出发,但是直到五月中旬,也未见到红胡子踪影,只抓到了八百多中国劳工,理由是,身份不明,有非法越境务工之嫌。阿尔先涅夫在长达十个月的围剿中,并未与红胡子实际交火作战,但他却搜集到有关红胡子的很多重要情报,并从军事的角度,对双城子北部和中央地区的人口分布,气候,地理,动植物和水文资源等,进行了详细的考察,为沙俄进一步蚕食中国领土,做了极为详尽的科学准备。沙俄数十年来,处心积虑,动用骁勇之军哥萨克,试图剿灭红胡子大患,但最终成效甚微。直到苏联时代,俄境内的红胡子,在红军打击下,才逐渐销声匿迹。进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东北的红胡子,也终灭绝。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