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5月05日 10:08

1945-1950中苏军事合作秘闻

1945年8月,斯大林与蒋介石国民政府互派大使,这似乎使蒋看到了一丝解决中国政治危机的希望,因为,他不希望与中共兵戎相见,而是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甚至希望直接与中共领袖毛泽东对话。他心里明白,说服斯大林放弃支持中共打内战,对于了却他的上述心愿至关重要。他特别希望斯大林在国共危机加剧,中国处于生死存亡之交,仅仅充当和平使者的角色。

当年12月,蒋介石差遣蒋经国前往莫斯科会见斯大林,但是会见毫无积极成果。1945年12月30日,他对蒋经国许诺说:“苏联政府不会同意中国共产党人的军事行动。”(《1937-1952事件参与者的文件与证据:在中国命运之中的苏联和斯大林》,А.列托夫斯基著,莫斯科,1999年出版,第19页)......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56

苏联红军远东暴行录


        1945年苏联红军出兵中国满洲(东北地区)以及北朝鲜,展开粉碎日本关东军的军事行动,同时也在中国东北和华北部分地区、朝鲜部分地区犯下严重罪行。


        俄罗斯哥萨克拉里萨·阿纳托利耶夫娜(Ларисы Анатольевны),1945年曾在中国满洲居住,她曾亲眼目睹苏军在中国东北的一幕一幕暴行。最近,她决定打破沉默,投书俄罗斯《祖国与信仰》(“Отечество и Вера”)杂志,忿然写道:“1945年罗科索夫斯基元帅(此处为俄文原作者笔误,应为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指挥的苏联红军,开进......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48

解读自杀

中国是世界上自杀人数最多的国家,据说全世界每年大约有一百万人自杀,其中超过四分之一的自杀者是中国人。还有报道说,中国每两分钟有一人死于自杀,八人自杀未遂,自杀者中百分之五十是大学生,就是说,有一半是年轻人。这是中国的悲剧和灾难。但是更深重和更悲惨的还不在于此,而在于,当这些年轻人以极端的方式抛弃生活之后,留下的父母无法解脱,他们会长久地沉溺于伤痛,尽管他们的灵魂被无数次地拷问,他们却除了双泪长流,依旧不知所措。
 

我有个作家老朋友,他初婚的儿子上吊自杀了,他经常找我来聊天,以排遣胸中苦闷,时光荏苒,我却依然感到父亲心灵煎熬如前,不可释然;无独有偶,前几天电视上亦播出一个父亲......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43

网络和手机是心灵杀手或者帮凶

网络和手机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可我更关心的是,它会颠覆我们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和人的天赐属性吗?
前不久,我读到英国媒体在反省数码时代,信息和技术对人类心灵的毒杀,颇有同感。同时,我也读到不少读者的评论,看来在信息和技术时代,人们得到的越多,失去得也愈多,我们在是否正负抵消中,仔细论证过生活的质量呢?我觉得,这个问题对21世纪的人至关重要。
我一向在使用手机和网络问题上与人有争,尽管我也是一个网络和手机使用者。我主张用得越少越好,因为我不希望手机和网络,变得越来越像我们肉身上的器官,似乎离开它们,我们就感到恐慌,我们就会失去这个世界,变成残障人士,更有甚者,觉得自己很快将彻底......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30

死亡的恐惧和大爱之花

【题记】记得,有位思想家说过:人一出生,就有一箭朝他射去,刚好在他死的时刻射中他。你是我们同学里第一个走向死亡的,你真的死了,方式令人难以置信。我们都会死去,因为这个世界里确实有死亡这回事。我们还是婴孩的时候,伴随着第一声哭喊,我们的脑细胞便开始衰亡,这个过程伴随着人的一生。死亡,它隐藏在人生的每一个转折关头。它对无神论者来说是最后的无奈,而对基督徒来说是新旧时代的分界,是新生命的开始。

你几乎是在一瞬间消失的,以至于我的感官世界里,你的气息还在飘啊飘的,像莫斯科南郊雅辛涅沃平原上傍晚腾起的烟霭,浓得散也散不尽,而我却在雾气中看到你狡黠的目光在游荡,听到你半真半假的玩笑,啄......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23

不读普希金

新年到了,很多人都喜欢敲钟许愿,企盼幸福。幸福是个啥?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词,确实,落到我们每个人头上的幸福,内涵不尽相同。今人都很智慧,面对电视镜头张口就来——幸福跟身外之物没有关系,什么金钱财富、功名利禄统统是过眼烟云。那幸福岂不成了一个空洞的字眼,一个神秘所在?


        可我依旧觉得,物欲满足也是幸福,只不过这种幸福不纯粹和不完美而已。比如金钱,它既带来欲望满足,也造就缺憾,甚至痛苦。功名给人以巨大的幸福感,也带来同等当量的恐惧感。这些所谓身外之物,得到的越多就越不安全,越觉得它们稍纵即逝,难以保全。因此,我断定,人们在新......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5日 09:12

良心是靠不住的

随团去俄罗斯旅游,你会从节目单上看到,参观教堂(看洋庙)占旅游项目的比例很大。实际上,这些洋庙,中国人是很难看懂的,即使导游侃侃而谈,游客最多也就听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俄罗斯东正教1000年,很多基本问题尚在争论之中,信仰也在现实与理想间徘徊,很多人在信与不信之间徜徉,甚至连神父也有焦虑,愿主怜悯!
那些年的冬天,我常常在大雪骤停的午后,坐着小火车来到阳光灿烂的谢尔盖耶夫-巴萨德小镇,来到俄罗斯东正教中心——谢尔盖圣三一大修道院,来到坐落其中的莫斯科神学院和我的神父朋友们畅谈神学问题。
米列吉神父告诉我,1988年俄罗斯教会庆祝罗斯千年受洗纪念,教会公布了一组数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