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4月25日 21:43

消失的琥珀屋

消失的琥珀屋
 
前不久,我去了一趟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Калининград)。1945年之前,它属于德国,名叫柯尼斯堡(Königsber)。1945年,苏德两军激战柯尼斯堡,苏联红军将士战死十余万,最终夺取该城。战后,根据《波茨坦协定》,柯尼斯堡归了苏联,1946年易名加里宁格勒。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虽继承了它,但该城东部白俄罗斯和北部的立陶宛等国纷纷独立,加里宁格勒与俄罗斯广袤大陆不再接壤,遂成飞地。
我从加里宁格勒驱车向南百余公里,即达到小城斯韦特洛戈尔斯克(Светлогорск),随行向导,历史学家沃尔科夫说,此地出产名贵矿产琥珀,日产量达3.5顿,约占世界琥珀生产总量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08:20

既让光来照亮,明耀信者之魂

既让光来照亮,明耀信者之魂
 
 
 
 
    著名哲人前去请教4世纪埃及隐士大安托尼,道:“阿爸,你何居于此,居于无读书之乐的荒漠?”隐士举手指指蓝天,烈日,群山,荒漠之沙和贫瘠的植被,说:“哲人,我的书,即被造万物之大自然,所以,只要我愿意,我即可从它们中读到上帝之事。”
    我们的世界,是伟大上帝的启示录。即使人们凝神细看,绞尽脑汁,倾心观察或分析成瘾,你不......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5日 08:13

白日的眼睛:脱衣舞星与双料间谍

白日的眼睛:脱衣舞星与双料间谍
 
 
西方间谍史上,有位不平凡的女特工,叫玛塔•哈丽(Mata Hari,1876-1917),原名玛格丽特。她之所以不平凡,是因为她原本只是个沦落女子,却摇身一变,成为巴黎夜总会的大舞星,多少名流显贵,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她却尽情周旋于欧洲军政要人之间,最终成为间谍,遭遇逮捕和枪杀,写下间谍史上最凄美的一页。
玛格丽特1876年生于荷兰莱瓦顿市(Leeuwarden),在她家四个孩子中,排行老二,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她父亲亚当•泽利(Adam Zelle,1840-1910)开了一间帽子店,后因投资石油开采业而暴富。母亲默仑(Antje van der Meulen,1842-......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3日 08:01

为何《圣经》作者另有其人?

为何《圣经》作者另有其人?
 
圣书乃得名《圣经》之书,其自希腊语翻译而来,即为“书”之意。此名得来,并非偶然。《圣经》极其特殊之意得以体现:此乃书中书,一部大写之书,生命之书,因为上帝本人,造物主和生命给予者,即透过此书与我们讲话。
《圣经》分为两个容量不均等的部分。第一部分或称大部头,为《旧约》,第二部是《新约》。
《旧约》,为主耶稣基督降临世界之前,人类的拯救史。《新约》,是与救世主降临有关的拯救史。
《旧约》诸书,是讲述以色列人被拣选的历史。该历史称之为圣史,绝非其所描述之人为圣者;非也,圣史所云,不仅有圣洁,而且有罪孽:有战争,有犯罪,有欺......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5日 11:14

被遗忘的中苏间谍电影大战

被遗忘的中苏间谍电影大战
中苏意识形态之争,始于赫鲁晓夫上台,特别是1956年苏共召开20大以后,国际社会主义阵营发生剧烈动荡,此后,中苏逐渐关系恶化,直到1989年5月15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苏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应邀造访北京,16日,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宣布中苏两国关系实现正常化。邓小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曾说,结束过去,开辟未来。未来自不待言,而过去,却有太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中苏反特电影大战,就是其中一个,说来颇为有趣。
中国鉴于中苏关系的变化,出于反修防修和时刻准备与苏联打仗的政治需要,在60-70年代末,拍摄了一系列反苏影片,如1969 年3月中苏爆发珍宝岛冲突以后,中央新闻电影纪录片厂便摄制完成了纪录片《......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1日 09:53

向我开炮

向我开炮
上周,25岁的俄军陆军中尉普罗霍连科(Александр Прохоренко)被叙利亚反对派军队包围后,呼叫俄空军对自己所在位置发动攻击,最终与敌人同归于尽。俄总统普京近期将接见普罗霍连科家人,并向普罗霍连科追授“俄罗斯英雄”勋章。普罗霍连科此举,或受到苏联著名电视电影《向我开炮》的影响,片中女主角莫罗佐娃第一次喊出了“向我开炮!”的豪言壮语。
苏联伟大卫国战争题材4集电视电影《向我开炮》,是根据1943年发生的真人真事改编。苏联女孩莫罗佐娃回到她生活的城市,但那里已经被德军轰炸机炸成一片废墟。于是她毅然参加游击队,配合苏军捣毁德军军用机场。但是,机场防范严密,难......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5日 13:58

风流神秘巴别尔(下篇)

风流神秘巴别尔(下篇)
巴别尔与妻子比洛什科娃和女儿丽姬娅在一起   风流神秘巴别尔(上篇)
  巴别尔在法国一直住到一九二八年,十月的一天,他突然打点行装,声称要回莫斯科。原来,巴别尔自从有了女儿之后,家中开销吃紧,虽然流亡法国的苏俄作家欣赏巴别尔的作品,但这并不能改变巴别尔在巴黎靠卖文为生,收入微薄的境地。再者,巴别尔觉得,他若长期侨居国外,国内的读者会逐渐淡忘他。因此,巴别尔思前想后,觉得回国谋生比较可靠和稳妥。但格隆范却不愿意再回到苏联,她带着娜塔莎留在了巴黎,巴别尔只身回到了莫斯科。巴别尔回国后,也曾重返巴黎探望妻女,但是时......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3日 17:20

风流神秘巴别尔(上篇)

风流神秘巴别尔(上篇)
思考中的巴别尔
 
我三十岁以前翻译巴别尔小说《骑兵军》的时候,还没有去过他出生、成长和死去的那些城市,如敖德萨、尼古拉耶夫、基辅以及莫斯科,所以,我不可能读懂他的书,译文亦幼稚可笑。二十年后,我旅俄归来,巴别尔的形象才逐渐在我笔下变得清晰和明朗,他本人和他笔下的人物形象,才逐渐丰满和鲜活,栩栩如生地朝我走来。
巴别尔(Исаак Бабель)一八九四年生于南俄港口城市的敖德萨(今属乌克兰),而苏联时期没有一部文学档案能说清他的出生日月。《苏联简明文学百科》表明......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8日 05:58

北朝鲜:全民绝地反击(独家组图)

北朝鲜:全民绝地反击(独家组图)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2日 18:58

天堂,即流蜜之地

天堂,即流蜜之地
 
 
 
人类自古懂得,蜂蜜入药入膳,其味甜美,妙不可言,称其为无价之宝。天然蜂蜜量微,亦称天赐。大约公元前700年,开始人工养殖蜜蜂,因为人们对蜂蜜的需求越来越大。古希腊、印度、埃及和中国均为世界最早养蜂之国。在宗教发达的国家,蜂蜜是圣品,用来做感恩祭祀,其功能相当于《圣经》所说的香膏。古希腊和印度人,还用蜂蜜美容和养颜。
古代蜂蜜稀缺,入膳者甚寡,惟有达官贵族可享受。19世纪,甜菜和甘蔗所提炼的糖进入寻常百姓家,而蜂蜜依旧高贵,是餐饭之后甜食的华美点缀,如皇冠明珠不可替代......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1日 08:31

【组图】大制裁之前的北朝鲜

【组图】大制裁之前的北朝鲜

孤寂的海滩

平壤的早晨

海岸的电网

上一个国庆节

机场军事化管理

青年人加紧学习英语

村景

<......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8日 06:58

康德拉申鞠躬尽瘁

康德拉申鞠躬尽瘁
 
苏联七十多年间,音乐指挥界曾群星璀璨,名家辈出,其中移居欧美者,先有库谢维茨基(Сергей Кусевицкий,1874-1951)和阿什肯那齐(Владимир Ашкенази,1937 )后有罗斯特罗波维奇(Мстислав Ростропович,1927-1907)等人,但康德拉申(Кирилл Кондрашин,1914-1981)却是东西方世界最为关注的指挥。其主要原因,首先是其艺术造诣极其深厚,他所演绎的俄罗斯古典和现代作曲家,如柴科夫斯基(Пётр Чайковский,1840-1893)、里姆斯基-科萨柯夫(Николай Андреевич Римс......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4日 06:14

北朝鲜的军人【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军人【独家组图】

朝鲜反制裁标志

三军之威

女兵是生力军

从军才是美女

视察

视察之二

视察之三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9日 07:57

文学巨臂高尔基之陨

文学巨臂高尔基之陨
 
晚年高尔基
 
 
 
高尔基和穆拉
 
 
 
话说一九八六年九月,北京举办了首届国际图书博览会。我恰在那次博览会的美国展台上,看到了俄裔美国作家别尔......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6日 06:19

北朝鲜的女人(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女人(独家组图)

蓦然回首

交通警

红歌红舞

女工

射击运动员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2日 10:10

北朝鲜的孩子(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孩子(独家组图)

歌声

在浴场

先军之礼

娃娃兵

小团队

孩子的口粮

泪飞

痛打野心狼

挥手前进

笑靥

饥饿

感恩

疑惑

舞蹈

琴声

我家

我心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9日 10:31

我的北朝鲜之旅(原创组图)

我的北朝鲜之旅(原创组图)

金日成广场:金家一统天下

准备打仗是全体国民的共识

在公共场合朝鲜人严肃有余

永远的警惕性见诸于眼神

从小耳闻的千里马精神

广场上的革命战争史群雕

......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9日 12:09

布罗茨基诗歌首部中译本的故事

布罗茨基诗歌首部中译本的故事
 
今天,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俄裔美国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1940年-1996年)的名字已经享誉天下,他各种版本的诗歌中译文和相关回忆诗人的著作,可谓卷轶浩繁。尽管苏联在1987年第12期《新世界》杂志选登了《乌兰尼亚》、《一种语言》和《一个美丽时代的终结》等三部诗集中的部分诗歌,但是,这些诗歌当时能否在中国翻译发表,却有争议,一来,中国苏联文学界向来看苏联脸色行事,二来,布罗茨基移居美国,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曾对苏联构成巨大政治压力,被苏联认定为“叛国诗人”,因此,中国学界对介译布罗茨基心有余悸。《当代苏联文学》杂志主编邓蜀平教授,治学严谨且泼辣,敢想......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6日 09:13

为何人的宗教情感与生俱来

为何人的宗教情感与生俱来
 
复活节后第一个礼拜日,按教规称之为多马周,或叫使徒多马。那日,教堂诵读福音书之复活的救世主出现在圣使徒面前。此刻其中,并无多马。众使徒告诉他发生的事,多马说:“我非看见他手上之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约翰福音,20:25)
一句人们常挂在嘴边之“我总不信”,使我们与复活之事相隔。有人敞开心扉和满怀喜乐地信了复活之事,另一些人却说:“我不信。我觉识不到此事,这与我生命逻辑不符。我不信,因我不可查验,且我亦无证据。”
何为信仰?使徒保罗回答此问,道:&ld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4日 19:39

春节:隐退与蒙新

春节:隐退与蒙新
 
江河流淌,不知疲倦。成群的鱼儿在水底戏嘻,河水承载者大船小艇,浇灌着田野和草原——两岸百花盛开,万物复苏。每个时刻,每个瞬间对于江河来说,都是一次持续的更新,都是对其珍藏的目标——海洋的一次追求。而时光对于寂静的水塘却是别样。水塘慵懒和萎蘼地置身两岸之间,时光荏苒,岁月穿梭,它们似乎毫无新意。只是缓慢地在水下沉积淤泥,缓慢地在水面生出浮萍——就在那里,在明净般的水面浮出了恶臭扑鼻的沼泽,还有危险的淤泥,人和动物皆避而远之,仅留下蟾蜍的低吟和蚊虫的高音。
人类失去了对上帝的美好追求,心灵也将如此死亡。我们忘却自己伟大的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