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3月04日 06:14

北朝鲜的军人【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军人【独家组图】

朝鲜反制裁标志

三军之威

女兵是生力军

从军才是美女

视察

视察之二

视察之三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9日 07:57

文学巨臂高尔基之陨

文学巨臂高尔基之陨
 
晚年高尔基
 
 
 
高尔基和穆拉
 
 
 
话说一九八六年九月,北京举办了首届国际图书博览会。我恰在那次博览会的美国展台上,看到了俄裔美国作家别尔......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6日 06:19

北朝鲜的女人(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女人(独家组图)

蓦然回首

交通警

红歌红舞

女工

射击运动员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2日 10:10

北朝鲜的孩子(独家组图)

北朝鲜的孩子(独家组图)

歌声

在浴场

先军之礼

娃娃兵

小团队

孩子的口粮

泪飞

痛打野心狼

挥手前进

笑靥

饥饿

感恩

疑惑

舞蹈

琴声

我家

我心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9日 10:31

我的北朝鲜之旅(原创组图)

我的北朝鲜之旅(原创组图)

金日成广场:金家一统天下

准备打仗是全体国民的共识

在公共场合朝鲜人严肃有余

永远的警惕性见诸于眼神

从小耳闻的千里马精神

广场上的革命战争史群雕

......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9日 12:09

布罗茨基诗歌首部中译本的故事

布罗茨基诗歌首部中译本的故事
 
今天,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俄裔美国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1940年-1996年)的名字已经享誉天下,他各种版本的诗歌中译文和相关回忆诗人的著作,可谓卷轶浩繁。尽管苏联在1987年第12期《新世界》杂志选登了《乌兰尼亚》、《一种语言》和《一个美丽时代的终结》等三部诗集中的部分诗歌,但是,这些诗歌当时能否在中国翻译发表,却有争议,一来,中国苏联文学界向来看苏联脸色行事,二来,布罗茨基移居美国,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曾对苏联构成巨大政治压力,被苏联认定为“叛国诗人”,因此,中国学界对介译布罗茨基心有余悸。《当代苏联文学》杂志主编邓蜀平教授,治学严谨且泼辣,敢想......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6日 09:13

为何人的宗教情感与生俱来

为何人的宗教情感与生俱来
 
复活节后第一个礼拜日,按教规称之为多马周,或叫使徒多马。那日,教堂诵读福音书之复活的救世主出现在圣使徒面前。此刻其中,并无多马。众使徒告诉他发生的事,多马说:“我非看见他手上之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约翰福音,20:25)
一句人们常挂在嘴边之“我总不信”,使我们与复活之事相隔。有人敞开心扉和满怀喜乐地信了复活之事,另一些人却说:“我不信。我觉识不到此事,这与我生命逻辑不符。我不信,因我不可查验,且我亦无证据。”
何为信仰?使徒保罗回答此问,道:&ld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4日 19:39

春节:隐退与蒙新

春节:隐退与蒙新
 
江河流淌,不知疲倦。成群的鱼儿在水底戏嘻,河水承载者大船小艇,浇灌着田野和草原——两岸百花盛开,万物复苏。每个时刻,每个瞬间对于江河来说,都是一次持续的更新,都是对其珍藏的目标——海洋的一次追求。而时光对于寂静的水塘却是别样。水塘慵懒和萎蘼地置身两岸之间,时光荏苒,岁月穿梭,它们似乎毫无新意。只是缓慢地在水下沉积淤泥,缓慢地在水面生出浮萍——就在那里,在明净般的水面浮出了恶臭扑鼻的沼泽,还有危险的淤泥,人和动物皆避而远之,仅留下蟾蜍的低吟和蚊虫的高音。
人类失去了对上帝的美好追求,心灵也将如此死亡。我们忘却自己伟大的使......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9日 06:32

普京会不会拆列宁墓?

普京会不会拆列宁墓?
 
去俄罗斯旅游的中国观光客,必去红场,而去红场的人,......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2日 10:10

间谍市场经济学

间谍市场经济学
 
话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最大的情报头目,莫属第三帝国的党卫队旅队长兼警察少将舒伦堡(Walter Friedrich Schellenberg)。他不仅是第三帝国保安局第六处国外政治情报处处长,而且也是希特勒最信任的军事安全部部长。舒伦堡特别欣赏日本在二战时期情报工作经验,他认为值得德国借鉴。他在其回忆录中说,日本驻瑞典斯德哥尔摩使馆武官、日本情报机构特派员小野寺信大佐,在二战进程的关键时期,频繁组织国际名流聚会,国际政治经济文化信息交流频繁。舒伦堡说,小野寺信表面所邀请的来宾,都是各行各业的名流和交际明星,实则都是来自纳粹......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5日 10:18

陀思妥耶夫斯基国度里的梦露

陀思妥耶夫斯基国度里的梦露
   
 
    俄罗斯二零一二年上映了一部纪录电影,名叫《梦露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国度》(Монро в стране Достоевского),导演是苏联前克格勃女特工杰姆诺娃(Людмила Темнова)。
    这部电影采用历史资料影像和旁白叙述的方式,讲述了美国好莱坞性感明星梦露(Marilyn Monroe),曾于一九五九年,在美国,与英俊潇洒的苏联克格勃(КГБ)特工沃隆诺夫斯基(Вадим Вороновский)有过情感纠葛,一九六二年,梦露在沃隆诺夫斯基陪伴下,悄悄造访苏联数日,并且落入由克格勃设下......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8日 09:01

福克斯:苏联超级核间谍

福克斯:苏联超级核间谍
斯大林曾大力搜集英美核武器研发情报
 
 
在苏联对外侦察史上,有个人不可忽略,他就是德裔英国核专家福克斯(Klaus Fuchs)。一九一一年,福克斯出生于德国的吕塞尔斯海姆(Rüsselsheim),一九八八年去世于东柏林。福克斯一九四三年,应约前往美国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参与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发工作,不久,他被苏联情报机构招募,将英美制造原子弹的绝密成果转交苏联。福克斯于一九五零年被美国秘密警察逮捕,被判入狱,一九五九年获释。
福克斯为何要......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7日 08:18

今日缘何圣诞?

今日缘何圣诞?
 
    根据历史资料,耶稣生于罗马建城的748年,当时的皇帝是奥古斯都,而统治叙利亚的是一个名叫普布利乌斯•居里扭的总督,《路加福音》提到他当时在主持进行人口统计。童贞玛利亚和出身于国王大卫一族的净配约瑟应当也在“大卫城,名叫伯利恒”(路加福音,2:4)的登记中,大概,他们的家谱也在这里。作为诚挚的历史学家,《路加福音》认真地记述了在居里扭治理期间的第一次人口登记,从而可以确定圣诞的具体时间。
圣诞的情形伴随着十分神奇的现象。童贞玛利亚和约瑟来到了伯利恒,这里已经来了许多人,唯一的......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1日 09:45

拂掸心灵雾霾之旅

拂掸心灵雾霾之旅
 
诗人古卡罗写道:“它可曾听到海浪的喧嚣 可曾听到鸟儿的鸣叫 可曾将海峡与大海比较 他亦赞叹:库尔什沙地啊你是多么奇妙!”是啊,库尔什沙地处处都是奇迹,它的地表虽然覆盖细碎的白沙,但其上却也生长着顽强的植被。我来的时候,已是十月之末,棉衣上身的深秋,可是,苍莽的森林,依旧葱茏;沙丘的灌木,仍然绿枝飘舞。草地虽已渐显青黄,可它们籍五个多月的阳光爱抚和雨露滋润,此刻依旧散放出顽强的生命力。什么时候是这里的黄金季节?我问库尔科夫。
向导沃尔科夫说,每年五月至九月,为最佳,其他季节亦不差。
他告诉我,库尔什沙地是一......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8日 09:02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续)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续)
 
库尔什沙地为俄罗斯和立陶宛共有,归属地俄罗斯的一方,属于加里宁格勒州,立陶宛一侧,属于聂林格斯克自治区。俄立边境线,位于库尔什海湾四十九公里处。在俄罗斯一侧,苏联于一九八七年,修建了“库尔什沙地国家公园”,并逐渐修建了一些居民点。我在旅行期间,考察了森林村(Лесной)、渔夫村(Рыбачий)和海洋村(Морское село),以及当地最大的边境小城——绿城(Зеленоград),沃尔科夫告诉我,三村加一市的人口总数,仅仅壹仟伍佰伍拾六人。他的统计很精确,这里地处军港,又是前沿,......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5日 09:37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

我的俄罗斯飞地之旅
 
德国城市柯尼斯堡
 
 
前不久,仲秋时节,我去了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 (Калининград)旅行。史书记载,一九四五年之前,加里宁格勒属于德国,名为柯尼斯堡(Königsberg)。我曾在解体前后的苏联与俄罗斯联邦生活十余载,此地我虽有耳闻,却终被忽略,此次来过之后,我有两个发现,其一,亲眼目睹何为飞地。所谓飞地,乃是世界上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作为独立行政主体的俄罗斯联邦,在其领土的西南方向拥有一块属地,其东北接壤立陶......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8日 09:58

恰普曼:克格勃的燕子依旧展翅

恰普曼:克格勃的燕子依旧展翅
 
 
苏联时代,一些在克格勃工作的女侦察员,经过职业训练,依靠色相到达完成任务的目的,她们被称作“燕子”。今日,苏联已不存在,克格勃无所依附,可是,换汤不换药,俄罗斯国家安全机构还在,侦察员还在,“燕子”当然也在。俄罗斯当代美女恰普曼(АннаЧапман)就是当代俄罗斯安全机构,放飞英美的一只“燕子”。
 
恰普曼一九八二年生于苏联伏尔加格勒市,曾在美国以商人的名义从事间谍活动,二零一零年七月,她被美国安全机构捕获,经调查,她的确为俄国间谍,数年在美国秘密搜集情报。同年七月八日,美......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1日 09:24

作为超级间谍、画家和编剧的阿贝尔

作为超级间谍、画家和编剧的阿贝尔
 
苏联秘密间谍阿贝尔(Rudolf Abel),一九零三年七月十一日,生于英国泰恩河畔纽卡斯尔(Newcastle upon Tyne),一九七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死于莫斯科。他的在苏俄间谍机构服役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五七年,第二阶段,从一九六二年至一九七零年,总共服役四十四年,死前官至苏军上校。阿贝尔上校,是极少数曾参加过苏联卫国战争的苏联外籍军官,苏联对他的评价很高,直到今天俄罗斯仍旧出版各类图书,赞扬他为苏联所创建的功勋,阿贝尔上校曾获得列宁勋章、红旗勋章、红星勋章、红旗劳动勋章和祖国战争一级勋章等,并被苏联国家安全部接纳为荣誉工作者。
阿贝尔的真名是费舍尔......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7日 09:01

俄式大餐文化学

俄式大餐文化学
 
其实,所谓俄罗斯美食,深究起来,都是俄罗斯人搞的拿来主义的产物,很多菜肴都非俄国原创。比如发酵食品,是俄国人从斯基泰人(公元前3世纪,散居在中亚和南俄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和古希腊人那里学会的。俄国的荞麦、稻米、香料和红酒的制作方式,源于拜占庭帝国;水饺、茶叶和柠檬的做法与吃法,来自中国和其他东方国家。当然,外国饮食进入俄国后,与当地的食谱与制作方式相结合,巧妙地本土化,衍生出新的俄式美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目前品尝俄国菜的时候,有时很难严格分清,哪些是引进的,哪些属于俄国人自己所创。
说实在的,俄国在美食引进方面虽然成功,却也经历过一番与开放主义与保守......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28日 07:57

小间谍斯诺登的老前辈(下篇)

小间谍斯诺登的老前辈(下篇)
 
再说,埃姆斯与苏联使馆的见面,当然不会停止,只是变换了方式,并且都是在规避了严密监控之下进行的,有时埃姆斯如工作需要,非要去苏联使馆,还故意征得上司同意,还带上中情局的第三者同往,在苏联使馆见面的人中,当然也绝不会有丘瓦欣参赞。且说,丘瓦欣参赞拿到了使馆警卫转交的埃姆斯信封,他与埃姆斯秘密成交了那笔五万美元的生意。照理说,埃姆斯挣了钱,应该是高兴的事,可他心里一直难以平衡,因为,他从另外一个秘密渠道得知,他卖给丘瓦欣参赞的情报,价值超过百万美元。
一九八五年四月,埃姆斯正式被苏联克格勃招募为间谍,那区区五万美元,虽然数额不巨,却坚定了他继续走下去的......
阅读全文>>